美式硬漢的誕生:達希爾·哈米特和他的推理小說

  • A+
所屬分類:新奇
摘 要

原標題:美式硬漢的誕生:達希爾·哈米特和他的推理小說美國電影盛產硬漢:肌肉虯結的外表、沉默不語的性格、嫉惡如仇的脾氣,這樣的硬漢深受大眾喜愛,不過美式硬漢不是電影的發明,而來自於20世紀20至50年代的美國小說,尤以海明威和哈米特的作品為代表,前者塑造了美式硬漢毅力驚人的精神內核,而後者通過推理小說,為美式硬漢加上了一身正氣。

原標題:美式硬漢的誕生:達希爾·哈米特和他的推理小說

美式硬漢的誕生:達希爾·哈米特和他的推理小說

美國電影盛產硬漢:肌肉虯結的外表、沉默不語的性格、嫉惡如仇的脾氣,這樣的硬漢深受大眾喜愛,不過美式硬漢不是電影的發明,而來自於20世紀20至50年代的美國小說,尤以海明威和哈米特的作品為代表,前者塑造了美式硬漢毅力驚人的精神內核,而後者通過推理小說,為美式硬漢加上了一身正氣。

美式硬漢的誕生:達希爾·哈米特和他的推理小說

實事求是地說,美式硬漢的誕生,其實大部分功勞歸於哈米特,他的代表作《馬爾他黑鷹》《玻璃鑰匙》《瘦子》《血腥的收穫》等,塑造了一批不畏黑暗,勇斗罪惡的硬漢.

這些推理小說劍走偏鋒,不偏重血淋淋的命案場景,卻將文字焦點轉移到故事背後複雜的社會關係,所以哈米特的小說初讀起來並沒有驚悚的感覺,可一旦思考故事背後的社會意義,難免讓人感到背後湧起一股寒意,由此再次產生對硬漢的讚賞和喜愛之情。

說到底,就是從哈米特開始,美國人才對硬漢有了最直接的感官認識,也不自覺地將自己投射入硬漢的價值觀中。

硬漢推理小說的誕生

硬漢推理小說的誕生有兩個原因:美國30年代的社會環境、哈米特特殊的人生閱歷。

美國的30年代的社會環境

展開全文

20世紀30年代,經歷了黃金20年代,美國突然走上了一個拐點:經濟崩盤、政府失能、社會失序。整個國家精神面貌萎靡不堪,黑手黨的勢力如日中天,他們靠著走私酒建立了龐大的犯罪帝國,搶劫、謀殺、詐騙,暴力犯罪層出不窮,所謂家貧念賢妻,國亂思良相,美國人心中期待秩序的回歸,渴望有人能夠一掃陰霾,於是英雄主義情節被再次點燃。

美式硬漢的誕生:達希爾·哈米特和他的推理小說

國家不幸詩家幸,雖然當時的美國社會陷入低谷,但推理小說卻藉此機會大發展,美國推理小說終於在此時脫離了英式推理,逐步拋棄了以縝密推理為圭臬的信條,轉而開始對智勇雙全的硬漢膜拜不已。

哈米特特殊的人生閱歷

美式硬漢推理小說之所以能順利誕生,哈米特立下了汗馬功勞。哈米特,全名達希爾·哈米特(Dashiell Hammett),之所以被視為「硬漢」形象的創始者,跟他特殊的人生閱歷有關。

他兒童時失學,在底層社會打拚,後來又在偵探事務所工作,見多識廣,作為混社會的「老江湖」,哈米特見證了美國那段灰暗的時代,他筆下的角色異常真實,不同於英式推理中福爾摩斯般自律冷靜的偵探,反而總是喝得爛醉、見錢眼開、直覺靈敏、感性大於理性,總之,充滿了缺點,不過,雖然有數不清的缺點,但哈米特的偵探卻一身正氣,關鍵時刻能守住道德底線。這樣的硬漢,正是美式硬漢的獨特標籤。

達希爾·哈米特

美式硬漢的誕生:達希爾·哈米特和他的推理小說

硬漢之所以能夠打動人,在於他們出淤泥而不染,在黑暗中堅守光明,用自己的正氣與人性的陰險做鬥爭,這也是哈米特硬漢小說的主題。

硬漢推理小說的三大主題

哈米特的硬漢推理小說,主要有三大主題、分別是人性的險惡、無可奈何的暴力,以及內心嚮往正義的普通人。

人性的險惡

在哈米特的小說中,兇案永遠是次要的事,透過命案牽扯出來的利益盤算、人性陰險,才是小說著力打造的重點。比如《馬爾他黑鷹》中,原本和睦的犯罪分子為了搶奪一個黑鹰鵰塑,相繼反目成仇,一個主角將另一個角色當親兒子一樣,但在面對雕塑時,他卻冷酷地說:「兒子沒了可以再養一個,但馬爾他黑鷹卻是世上絕無僅有的。」

為了黑鹰鵰像,幾個人相互對峙威脅、推諉罪責、栽贓嫁禍,除此之外,女人們謊話連篇,男人們相互背叛,無辜調查者被殺,在金錢和利益面前,所有人都失去了底線和操守,醜態盡出。

《馬爾他黑鷹》劇照

美式硬漢的誕生:達希爾·哈米特和他的推理小說

直到故事的尾聲,人們赫然發現雕像竟是贗品,無盡的殺戮成了一場可笑的鬧劇。小說主人公山姆·斯佩德機智勇敢,面對誘惑不為所動,並利用惡棍人性險惡的弱點,將其逐一擊破,破獲了案件,凸顯了硬漢的魅力。

無可奈何的暴力

作為推理小說,哈米特的故事肯定充滿了暴力,這一點在《血腥的收穫》中表現得尤為明顯:伯森維爾市是有名的犯罪之都,幫派對立、賭徒橫行,惡棍們無法無天,報紙、銀行、礦場全掌握在惡貫滿盈的埃利胡·威爾森手裡。

為了壓制對手,老埃利胡僱用了一批匪徒,暗中操作工廠內部的活動,沒想到卻讓整個城鎮就此陷入血雨腥風中,殺人事件層出不窮,連最後以整頓伯森維爾市為目的的主角無名探員,也牽扯進命案。

《血腥的收穫》

美式硬漢的誕生:達希爾·哈米特和他的推理小說

無名偵探憤世嫉俗、洞察人心,雖然手段毒辣,行事風格冷酷,但最終剷除了伯森維爾市的黑幫,完成了任務。無名探員用雷霆手段清洗了罪惡,雖然也使用了暴力,但這種暴力是俠客類型的,於情於理都無可指摘,在美國的價值體系中,屬於系統外的補充正義。

內心嚮往正義的普通人

除了一身正氣的硬漢,哈米特還塑造了一些嚮往正義的小角色,比如《血腥的收穫》中的交際花黛娜・布萊德,據說伯森維爾市的男人們皆為她傾倒,在虎狼成群的環境中,她因為足夠滑頭,所以不僅足以自保,甚至在幾方勢力中都表現得遊刃有餘。

黛娜・布萊德從不迴避對金錢的渴望,也不否認自己的心機,雖然其人不是個典型的「好人」,但在小說中,這名後來被殺的弱女子,仍可以被認為是最真誠的角色,比志在掃清罪惡的主角還要偉岸幾分。對小人物塑造拿捏的恰到好處,為其賦予嚮往正義的理想,這也是硬漢推理小說的一個顯著標志。

《血腥的收穫》劇照

美式硬漢的誕生:達希爾·哈米特和他的推理小說

硬漢小說的意義

哈米特創作硬漢推理小說的初衷,是有感於社會生活的複雜性,他明白犯罪是現代都市不可避免的產物之一,為了利益而不惜犯法,甚至鋌而走險的惡棍大有人在,所以除了忙不過來的法律,人們還嚮往主持法外秩序,補充法外正義的偵探們。

在哈米特的小說中,有為利益殺死兒子的無情父親;有為斂財而偽裝朋友仍活著的的無良律師,每一出荒謬的情節都呈現人性的自私與陰險,謊言後面還有無盡的謊言,毒計之後仍是環環相扣的陷阱。所以,有人說與其將他的作品歸類在推理小說,不如以紀實的角度來看他的創作,總的來說,哈米特的小說,拿硬漢彰顯正義,用硬漢回應罪惡,並以硬漢歌頌人性的光芒,這種對硬漢的讚賞和認同,深深影響了美國人的價值觀。

達希爾·哈米特

美式硬漢的誕生:達希爾·哈米特和他的推理小說

美式硬漢推理小說的誕生,既有美國社會環境的推波助瀾作用,也在於哈米特獨特的人生閱歷,更重要的一點,哈米特抓住了當時美國文化的內涵,融合海明威、菲茲傑拉德的寫作特點,將「失落的30年代」中現代人的疏離、迷惘和孤獨投射到了小說中,開闢出推理文學的新道路,也為日後美國娛樂文化中超級英雄們的出場拉開了帷幕。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