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直播行業變數橫生!鬥魚、虎牙可能將被騰訊合併?

  • A+
所屬分類:娛樂
摘 要

摘要:所謂「流水的直播平台,鐵打的騰訊」,作為鬥魚、虎牙、B戰、快手的投資方,騰訊手握絕大部分的遊戲版權和電競內容,也具備向全產業鏈滲透的能力。傳言稱騰訊將合併鬥魚、虎牙和自身的企鵝電競,打造遊戲直播界的「騰訊音樂集團」。

摘要:所謂「流水的直播平台,鐵打的騰訊」,作為鬥魚、虎牙、B戰、快手的投資方,騰訊手握絕大部分的遊戲版權和電競內容,也具備向全產業鏈滲透的能力。傳言稱騰訊將合併鬥魚、虎牙和自身的企鵝電競,打造遊戲直播界的「騰訊音樂集團」。

遊戲直播行業變數橫生!鬥魚、虎牙可能將被騰訊合併?

遊戲直播行業變數橫生!鬥魚、虎牙可能將被騰訊合併?

遊戲直播行業變數橫生!鬥魚、虎牙可能將被騰訊合併?

遊戲直播行業變數橫生!鬥魚、虎牙可能將被騰訊合併?

作者 邱智麗 段倩倩

騰訊3月24日變更派駐在鬥魚、虎牙董事的消息,讓近幾日鬥魚、虎牙即將被騰訊合併的傳言更加雲里霧里。傳言稱騰訊將合併鬥魚、虎牙和自身的企鵝電競,打造遊戲直播界的「騰訊音樂集團」。

對於虎牙和鬥魚而言,後直播時代「內憂」和「外患」並存,合併或許能達到「攘外安內」的效果。一直以來,騰訊並不擅長做內容平台,某種意義上騰訊音樂和閱文集團的成功來自於外部並購。可遊戲直播行業的複雜程度要超過音樂和文學。

天花板正在逼近

首先,遊戲直播市場競爭日漸趨同,平台普遍面臨用戶增長乏力、變現能力不足等問題,行業天花板已經出現。近期虎牙、鬥魚紛紛交出了2019年Q4成績單,從財報來看,兩家公司的各項經營數據都在拉近,內容布局和經營方向也日漸趨同。

例如虎牙Q4營收為24.68億元,淨利潤為1.597億元,而鬥魚的總營收為20.6億元,淨利潤為1.574億元。虎牙MAU(月活躍用戶)為1.50億,付費用戶510萬,鬥魚MAU為1.66億,付費用戶數為730萬,相較於2018年差距在縮小。在經營策略上兩家都指向了主播簽約和電競產業鏈,商業模式上超九成的營收依賴於直播收入,多元化商業探索短期內依然難見成效。

「市場基本上也就這麼大了,核心的遊戲用戶已經吃的差不多了,不同公司之間的直播技術和內容差別不大,持續競爭下去只會拉升成本。」一位電競圈人士告訴記者。

其次,虎牙和鬥魚在經營策略上又具備一定的互補性。從數據來看,虎牙和鬥魚擁有最多的頭部主播資源,9.2萬頭部主播中,鬥魚和虎牙擁有57402位。相比較而言,虎牙側重於通過公會體系扶持腰部主播,主播對平台的忠誠度更高。而鬥魚的優勢在於擁有行業內最多的頭部主播,但由此帶來的主播解約跳槽風波,也會給平台造成比較大的衝擊。

最先做到盈利的遊戲直播平台,頭部主播數量不是最多的。利潤和流量也不成正比,遊戲直播行業,關於利潤率的討論從來沒有停歇過。和秀場直播相比,遊戲、電競直播意味著更加高額的版權費用。行業一個心照不宣的經營規律是,遊戲直播帶來流量,秀場直播帶來收入,秀場主播粉絲有著更強烈的打賞意願、更高的打賞額。秀場直播平台有著更高的利潤率。

鬥魚和虎牙的橫向連橫能夠產生資源協同,減少行銷支出和經營成本投入。此外,當市場競爭壁壘轉向優質的自制內容、電競賽事、俱樂部、建設雲遊戲內容或出海的時候,對於資金利用效率和產業鏈資源協同能力,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更大的危機在行業之外。從戰略層面而言,虎牙和鬥魚面臨「共同的敵人」,以B站、快手為代表的新玩家已經加速抵達戰場。

此前B站以8億元價格拍得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中國地區三年獨家直播版權,同台競爭者就包括鬥魚、虎牙等。快手也拿到了《英雄聯盟》S9賽事的轉播權,推出了獨立的遊戲直播APP,後續又公布了一系列遊戲創作者扶持計劃。

如果按照遊戲直播日活數據計算,快手的遊戲直播日活已經超過5100萬,比虎牙和鬥魚的總和還要多。面對新的競爭格局,無論是鬥魚還是虎牙都需要拓寬賽道,尋找新的出口。

「合併的確可以產生更大的合力,但目前來看,虎牙和鬥魚已經錯過了最佳時機。」上述人士表示。他認為當下兩家合併也難以撼動競爭現狀,更何況合併與否並非平台可以拍板,更多取決於背後大股東騰訊的意志。

鐵打的騰訊

所謂「流水的直播平台,鐵打的騰訊」,作為鬥魚、虎牙、B戰、快手的投資方,騰訊手握絕大部分的遊戲版權和電競內容,也具備向全產業鏈滲透的能力。因此騰訊的資源分配決策和戰略調整,事關遊戲直播的終局。

騰訊音樂由中國音樂集團和騰訊旗下音樂平台合併,合併後的產品包括酷狗音樂、酷我音樂、QQ音樂和全民K歌等。騰訊音樂是公開數據可詢的唯一一家做到盈利的音樂流媒體集團。

或者是遊戲直播界的閱文集團,閱文集團由騰訊文學與原盛大文學整合而成,是國內領先的文學平台,旗下囊括QQ閱讀、起點中文網、新麗傳媒等品牌。閱文集團現在的掌舵者吳文輝,是起點中文網創始人之一,也曾任盛大文學總裁。

「騰訊不擅長做平台。騰訊音樂、閱文集團的成功來自於並購,騰訊公司一直以來是產品經理文化,不願意混圈子也不會混圈子,但平台是有圈子的,做平台要搞好和創作者關係——吳文輝經常出現在創作者飯局上。」一位接受騰訊投資部的人士對第一財經表示。

但相較於音樂和文學平台,遊戲直播行業的格局更為複雜。騰訊自身直播平台企鵝電競,在遊戲直播上並無領先優勢。2018年3月,騰訊加持虎牙並成為後者第二大股東,虎牙上市之後,騰訊對虎牙的持股比例被稀釋為32%;幾乎是同時,騰訊投資了另外一家直播平台鬥魚,是鬥魚第一大股東。

根據虎牙公告,騰訊有權在2020年3月8日至2021年3月8日購買虎牙額外股份,以達成虎牙直播投票權的50.1%。但目前來看,騰訊沒有行使這個權利。

千播大戰之後,虎牙和鬥魚已經成為遊戲直播行業頭部平台,用戶和營收領先於競爭對手。作為上遊內容廠商,騰訊能通過內容授權方式決定一家直播平台的生死存亡,股權投資代表的站隊十分重要。

但變化是永恒的,2019年年末,在遊戲直播領域市場份額僅次於虎牙和鬥魚的觸手直播獲得騰訊全量遊戲衍生內容授權,成為首家與騰訊沒有資本關係、靠授權獲得騰訊遊戲衍生內容版權的直播平台。這令遊戲直播行業格局更加令人玩味。

拋開遊戲直播平台自身盈利不談,遊戲直播行業變數橫生,行業甚至面臨著共同的敵人。抖音、快手和B站先後入局遊戲直播,已經有主播出逃原本的直播平台,在短視頻平台上尋找新的粉絲。

另一方面,騰訊亦是快手、B站股東,遊戲直播界的騰訊音樂集團,絕對沒有那麼簡單。

遊戲直播行業變數橫生!鬥魚、虎牙可能將被騰訊合併?

>遊戲直播行業變數橫生!鬥魚、虎牙可能將被騰訊合併?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