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自信的來源:所謂「昭昭天命」,其實是歷史的機遇

  • A+
所屬分類:新奇
摘 要

原標題:美國自信的來源:所謂「昭昭天命」,其實是歷史的機遇美國是一個自信的國家,就像其前總統奧巴馬那句著名的口頭禪:Yes,We can!(是的,我們可以!)這個國家由內及外都散發著一種「捨我其誰」的氣勢。19世紀時,美國人甚至產生了一種「昭昭天命」(manifest destiny)的信念,他們認為自己生來不凡,註定要干出一番事業,受此信念影響,他們不斷向西拓展土地,終於用國土連接了大西洋和太平洋,建立了一個地理位置得天獨厚的國家。

原標題:美國自信的來源:所謂「昭昭天命」,其實是歷史的機遇

美國自信的來源:所謂「昭昭天命」,其實是歷史的機遇

美國是一個自信的國家,就像其前總統奧巴馬那句著名的口頭禪:Yes,We can!(是的,我們可以!)這個國家由內及外都散發著一種「捨我其誰」的氣勢。19世紀時,美國人甚至產生了一種「昭昭天命」(manifest destiny)的信念,他們認為自己生來不凡,註定要干出一番事業,受此信念影響,他們不斷向西拓展土地,終於用國土連接了大西洋和太平洋,建立了一個地理位置得天獨厚的國家。

美國自信的來源:所謂「昭昭天命」,其實是歷史的機遇《美利堅向前行》 (American Progress),代表「昭昭天命」的畫作

那麼,自1776年7月4日《獨立宣言》發表,到如今成為最為重要的國際力量之一,美國走過了短短243年的路程,支持其自信的「昭昭天命」是怎麼來的呢?

門羅主義與美國的初試啼聲

獨立后的美國,其實並不怎麼自信,畢竟歐洲列強還在上升區間,它們的力量讓美國望塵莫及。美國為使自己強大,只能不斷向西拓展,將北美洲西部和南部納入版圖之內。

美國自信的來源:所謂「昭昭天命」,其實是歷史的機遇美國領土變遷

拿破崙戰爭之後,歐洲列強在所謂「正統原則」(Principle of Legitimacy,王室重新掌管國政)的號召下,企圖染指美洲諸國,意欲撲滅拉丁美洲各國紛紛獨立的「野火」。但計劃遭到了英國的反對,因為早在幾十年前,英國就不斷向拉丁美洲滲透其經濟勢力,拿破崙戰爭時期,英國對拉丁美洲的出口總量增長了近二十倍。英國為了保持這種貿易優勢,樂意見到美洲各國獨立成邦,不願看到西班牙重新控制美洲,英國的戰略利益跟美國不謀而合,美國最不想看到的事就是歐洲人的靴子再次踏足美洲。

美國自信的來源:所謂「昭昭天命」,其實是歷史的機遇喬治·坎寧

1823年法國入侵西班牙以後,拉丁美洲新獨立的各國感到了極大威脅,法國隨時有可能進軍美洲。當年8月16日英國外相喬治·坎寧(George Canning)向美國駐英大使理查德·拉什(Richard Rush)建議,由英、美兩國共同發表一項聲明,反對歐洲干涉拉丁美洲的局勢。拉什感到茲事體大,立刻告知了總統詹姆斯·門羅(James Monroe),經過仔細考慮,門羅總統在1823年12月2日發表了一篇國情咨文,其大意為:

「南北美大陸……不再是任何歐洲國家殖民的對象」(「The American continents,..., are not to be considered as subjects for future colonization by any European Powers」);

歐洲各國的政治制度在本質上……與美洲制度截然不同,我們將會把歐洲各國向西半球擴張其制度的行為,視為危及我們的和平與安全的舉動……為對美利堅合眾國不友好的表示」(「The political system of the allied powers is essentially different...from that of America...We should consider any attempt on their part to extend their system to any portion of this hemisphere as dangerous to our peace and safety...as the manifestation of an unfriendly disposition toward the United States」);

美國自信的來源:所謂「昭昭天命」,其實是歷史的機遇詹姆斯·門羅

「關於現存殖民地……我們不會幹涉」和「對於因歐洲事件所導致的歐洲各國之間的戰爭……我們不參與。」( 「With existing colonies...we...shall not interfere」 「In the wars of the European Powers in matters relating to themselves...it does not comport with our policy(to take part」)

門羅總統的這篇文章,就是大名鼎鼎的「門羅主義」的來源。門羅主義作為美國在國際政治舞台的初試啼聲,堪稱「一鳴驚人」,因為美國的國力彼時還微不足道,任何一個歐洲列強的遠征軍都足以擊敗美國,但由於歐洲大陸本身陷入內鬥無法自拔,無暇西顧,所以事實上歐洲人默認了「門羅主義」的存在。

美國自信的來源:所謂「昭昭天命」,其實是歷史的機遇諷刺歐洲亂局的漫畫

在國際舞台的初次表演,就上演了一出叫板歐洲老牌列強的大戲,最終還達成了自己的目標,受此巨大成功的鼓舞,美國人對於自身角色的定位開始有了「不一樣」的想法。當還只是英國的十三個殖民地時,美國認為自己的目標是在「新世界」的荒地上努力求生,但現在他們發現,自己或許可以成為某種大國遊戲的「操盤手」。

英國外相坎寧看到了美國的野心,他借著評價門羅總統,暗示了美國的目標是「喚起新世界以調整舊世界的均衡」(I called the New World into existence to redress the balance of the Old)。初試啼聲就大獲成功,美國人擺脫了原本的困惑和狐疑,變得自信起來,於是就產生了「昭昭天命」的信念。

「昭昭天命」與南美洲後院

南北戰爭之後,美國經濟飛速發展,國內市場在保護政策庇護下欣欣向榮,而大陸鐵路系統的建成使得各州連為一體,至19世紀末,美國已經擺脫了外國資本的鉗制,僅靠國內資源就能從事進一步的經濟擴張。非凡的成就,讓美國產生了「昭昭天命」(manifest destiny)的感覺,似乎生來就是強者,命運註定成功,他們認為自己有能力,並且有義務建立一個連接兩洋(從大西洋至太平洋)的國家。1890年之後,整個北美已經沒有可征之地,美國進入了帝國主義的擴張階段。

美國自信的來源:所謂「昭昭天命」,其實是歷史的機遇美西戰爭的宣傳畫

1895年,古巴發生反抗西班牙的戰爭,美國認為機會來了。由於美國在古巴有五千萬美元的投資,再加上新興的報紙媒體大量報道西班牙人殘暴對待古巴人的消息,於是美國人決定表明態度,支持古巴人反抗西班牙。

1898年2月15日,美國軍艦緬因號(the Maine)在古巴港口突然沉沒,250名水兵喪生。美國指責西班牙人是幕後元兇,威廉·麥金萊(William McKinley)總統向西班牙發出最後通牒,儘管西班牙答應了絕大部分的要求,但美國最終仍然向其宣戰。

戰爭爆發后僅三個月,美國就戰勝了西班牙。不僅成為了古巴的「保護國」,而且將波多黎各(Puerto Rico)、關島(Guam)和菲律賓變成了自己的殖民地。打敗西班牙,讓美國看清了歐洲大國的孱弱,彷彿閉關多年的俠客,一出山就擊敗了武林名宿,於是自信程度立刻高漲,似乎一切都唾手可得。

美國自信的來源:所謂「昭昭天命」,其實是歷史的機遇美國和西班牙籤署合約

1901年,西奧多・羅斯福(Theodore Roosevelt)成為美國總統,他相對於麥金萊來說,更加推崇擴張行動。與前任不同,羅斯福採取了一種新的「金元外交」(Dollar Diplomacy)政策,這種政策即「胡蘿蔔加大棒」政策中的「胡蘿蔔」,指保護美國投資者的利益,或利用投資作為干預借口,總之是一種政治與經濟相結合的「文武兼備」的擴張方法。「金元外交」在加勒比海地區的實踐尤為「成功」,最明顯的例子就是美國對巴拿馬運河的開鑿與控制。

看不見的國界線

早在1850年,美國就曾與英國有過協議,規定兩國互相同意不單獨開鑿運河,不過在1901年時,英國因深陷南非「布爾戰爭」無法自拔,為了跟美國維持友好關係而放棄了此項權利,美國遂產生了控制巴拿馬的野心。為了實施自己的目標,美國借著巴拿馬爆發脫離哥倫比亞叛亂的機會,立即承認巴拿馬獨立,並派兵阻止哥倫比亞的平叛活動,結果巴拿馬共和國投桃報李,火速與美國訂約,允許美國開鑿通過巴拿馬地峽(Isthmus of Panama)的運河,並擁有運河區的管理權。

美國自信的來源:所謂「昭昭天命」,其實是歷史的機遇諷刺美國阻止哥倫比亞的漫畫

經過巴拿馬一事,加勒比海地區諸國以及南美洲各國,都明白了局勢的變化,歐洲列強或者本地區的強國不再擁有話語權,一切都要聽北美洲的「大鄰居」,後來,借著1904年多明尼加(Dominican Republic)財政崩潰一事,美國成為了多米尼加經濟的保護國,羅斯福藉此機會宣稱,今後拉丁美洲國家如有困難,需要「國際警察力量」(an international police power)時,美國將出面介入。羅斯福的表態,標誌著美洲進入了新的歷史紀元。

美國自信的來源:所謂「昭昭天命」,其實是歷史的機遇諷刺美國阻止哥倫比亞的漫畫

本來門羅主義只是一種消極的、防禦性的宣言,警告歐洲國家不要插手美洲事務,而到了羅斯福這裡,門羅主義有了更積極、更主動的意義,即美國負責監督美洲事務,且西半球為美國的勢力範圍,其他國家不得染指。此後,美國不斷用經濟的、政治的和軍事的壓力來加強對拉丁美洲的控制。儘管歐洲各國在拉丁美洲有龐大的投資,但礙於歐洲局勢波譎雲詭,誰都無力遠征美洲,只得再次默認美國的權益。從門羅主義的實踐,到羅斯福的「金元外交」,美國由最開始的試探性擴張,到大張旗鼓的帝國主義擴張,最終在大西洋上拉起了一道透明的「國界線」,將美洲跟歐洲割裂開來,自己彷彿是這道國界線的哨兵和主人,歐洲的無暇西顧,以及世界上其他國家的萬馬齊喑,讓美國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力量感。

美國自信的來源:所謂「昭昭天命」,其實是歷史的機遇伍德羅·威爾遜

此時的美國意氣風發,自信滿滿,更加篤信「天命昭昭」的真實性,對於自我期望的不斷提高,勢必造成野心的膨脹,進入20世紀,通過兩次世界大戰,美國更是確立了自己「超級大國」的身份,這種震古爍今的成功,造就了史無前例的自信。乃至於1920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后,美國有了一種成為諸國領袖的想法,總統伍德羅·威爾遜甚至在國情咨文中提到了「昭昭天命」:領導民主的崇高精神,無疑是美國的昭昭天命。(It is surely the manifest destiny of the United States to lead in the attempt to make this spirit prevail。)然而,真的有「昭昭天命」嗎?美國的成功,以及它的自信,真是「命運」註定嗎?

「昭昭天命」其實就是歷史機遇

從北美十三州艱難起步,到南北戰爭踉蹌前行,再到第一次世界大戰遠征歐洲,最後第二次世界大戰奠定霸權,支撐美國自信的基礎,與其說是「昭昭天命」,不如說是一個又一個歷史機遇。

美國自信的來源:所謂「昭昭天命」,其實是歷史的機遇《帝國西進之路》講述美國西進運動

所謂「昭昭天命」,包含三個關鍵詞:天意、使命和優越感。美國人用「昭昭天命」來鞭策自己,努力使國家強大,反過來,又由於國家最終實現強盛,似乎又佐證了「昭昭天命」的真實性。這種信念形成了一個邏輯自洽的閉環,讓不少美國人陶醉其中。然而,「昭昭天命」畢竟只是一種信念,不是一種知識,更不是一種事實,它誇大了美國自身的作用,忽略了歷史機遇的加成。任何民族或者國家,都沒有「先天命運」,沒有註定的成功和苦難。在歷史長河中,能夠抓住機遇的國家和民族,就能夠留下「現象級」的表現,而缺少歷史機遇,或者沒抓住機遇的國家和民族,往往無法實現應有的成就。

美國自信的來源:所謂「昭昭天命」,其實是歷史的機遇刊登美國兼并夏威夷消息的報紙

僅就美國來說,十三州的獨立,就藉助了與英國爭霸的法國的力量;南北戰爭中,北軍勝利的基礎是新工業化的力量;門羅主義的落實,乃至羅斯福「金元外交」的展開,全都沾了歐洲列強內鬥,無暇西顧的光,更別說兩次世界大戰,美國因為遠離戰場,始終得以安全、高效地發展經濟,從而一躍成為超級大國。美國的自信,有其現實基礎和合理成分,但將其歸功於「昭昭天命」,顯然不夠確切,造成美國強大的根本原因,是一個又一個千載難逢的歷史機遇。美國的自信來源,相對於虛無縹緲的「昭昭天命」,其實更多的來自「眼尖手快」的抓機會能力。

參考資料:

《美國史》艾倫·布林克利

《從門羅主義到睦鄰政策:美國對拉美外交政策的演變》陳海琪

《西奧多·斯福政府與委內瑞拉債務危機(1902-1904)》呂文琪

《威爾遜主義的退潮與門羅主義的再解釋——區域霸權與全球霸權的空間觀念之爭》章永樂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