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30次廁所,我決定自己寫自媒體

  • A+
所屬分類:新奇
摘 要

原標題:上了30次廁所,我決定自己寫自媒體我喜歡閱讀,尤其喜歡在上廁所的時候閱讀,很多人都有這個習慣,坐在馬桶上,與其感受腸道的運動,不如找點事做。當然,受制於姿勢,恐怕我們也只能選擇閱讀了。

原標題:上了30次廁所,我決定自己寫自媒體

上了30次廁所,我決定自己寫自媒體

我喜歡閱讀,尤其喜歡在上廁所的時候閱讀,很多人都有這個習慣,坐在馬桶上,與其感受腸道的運動,不如找點事做。當然,受制於姿勢,恐怕我們也只能選擇閱讀了。

上了30次廁所,我決定自己寫自媒體

2017年10月的一天,在上廁所看手機的時候,我突然意識到自己是在浪費時間,並不是說閱讀這件事毫無意義,而是手指不斷翻動的頁面,並沒有任何我覺得有趣,且能帶來收穫的文章,後來一個月,我30次坐在馬桶上,看著味同嚼蠟的推送,既憤怒又失望,當起身按下排水鍵時,我決定自己寫自媒體。

廁所閱讀的歷史

我決定自己寫自媒體的衝動,跟廁所讀物有關,也是我的自媒體號的由來。廁所讀物是一個「毀譽參半」的名詞,很多人認為廁所讀物幼稚、低俗,毫無乾貨,天生只配在廁所中閱讀。但其實,廁所讀物並不是跟「排泄物」一樣的垃圾文章,上廁所的時間,是現代人每天不可多得的安靜閱讀時間,我想看到有趣、好玩,或者有知識的東西,不管我看的是書,還是手機推送。另外,廁所閱讀也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兒,文學史上就有很多廁所閱讀的「達人」,比如意識流小說《尤利西斯》中的主人公利奧波德・布盧姆(Leopold Bloom)。

上了30次廁所,我決定自己寫自媒體

喬伊斯在描寫這位廣告推銷員的時候,說他吃完早餐后,會走到戶外「上廁所」,一邊解放身體一邊看便宜雜誌,上完廁所之後,順手撕下看過的那一頁擦屁股。喬伊斯寫下了能夠引起大家共鳴的生活片段,很多人看到這處描寫都會心一笑,感覺就像在說自己。然而,也有一些人認為廁所閱讀是不正常的行為,比如近代的許多精神分析學家。

有位學者對於廁所閱讀這件事很困惑,他一直在研究為何人們會想要在馬桶上閱讀。美國精神分析學家奧托·費尼謝爾(Otto Fenichel)在1937年時提出一個理論,認為廁所閱讀是人內心的一種「補償行為」,在廁所閱讀是在「試圖維持自我平衡」,因為我們身體中的某些物質正在流失,所以必須吸收新的物質。只有感覺到身體失去「平衡」的人才需要在清空腸道的時候,將腦袋「補充性」地填滿。

奧托·費尼謝爾(Otto Fenichel)

上了30次廁所,我決定自己寫自媒體

另有研究者同意奧托的說法,他們認為廁所閱讀者喜好的題材都特別輕,簡單說就是看起來不費勁,比如短篇小說,因為小說讀者追求順暢、不間斷的享受,這跟上廁所的情景不謀而合,另外,他們提出一個有些「另類」的比喻:閱讀其實是「吃進」一個人的文字,所以廁所閱讀在「排放」的同時,事實上正閱讀作者「排出」的文字。

上了30次廁所,我決定自己寫自媒體

縱觀歷史,除了奧托一個人對於廁所閱讀的無意識解讀外,沒有其他研究者認為喜愛廁所閱讀的人「有問題」。現代社會大部分人都承認曾在廁所閱讀,尤其是在手機上閱讀。2009年,以色列的一項研究也發現,大部分的成年人都是廁所閱讀者,而且年輕的男性、白領階層比例最高。所以,廁所閱讀是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雖然看起來正常,但有人指出廁所閱讀不講衛生。

廁所閱讀與衛生

有一些人另闢蹊徑,認為廁所閱讀不好,理由是危害我們的健康。因為廁所通常被認為是微生物密集的場所,在這裡閱讀可能會受到髒東西的傷害。

雖然廁所肯定存在傳染性風險,但這種風險往往被誇大,退一步說,哪裡沒有細菌呢?一項研究家中微生物分佈的論文指出,廁所或浴室的微生物密度,遠遠低於廚房,馬桶坐墊、臉盆水龍頭、廁所門把手的細菌和黴菌數量,都比廚房水槽、切菜案板,以及最髒的洗碗海綿要低。其實,我們應該說不要在廚房讀書,而不是廁所,所以,下次在廚房看菜譜的時候,心裡應該明白,在這裡閱讀可是個「高風險」的事兒。

上了30次廁所,我決定自己寫自媒體

廁所閱讀這件事逃過一劫,又有人擔心閱讀的載體——手機存在衛生風險。用來觸控的熒幕,以及因為電池原因發熱的機身,都是細菌容易生長的環境。英國的一項研究表明,這種對於手機的擔憂完全是杞人憂天。只要你不把手機借給別人用,那麼我們的手機往往是個人微生物群的副產品,手機上82%的細菌和食指一樣,所以即便手機上布滿細菌,基本上也都是我們身體的「老熟人」,而不是有可能危害健康的「外來者」,所以沒有任何直接證據顯示手機閱讀不衛生。

上了30次廁所,我決定自己寫自媒體

廁所閱讀與社交困境

不管廁所閱讀如何簡單無害,總有人對它充滿偏見,比如美國小說家,著有《南回歸線》的亨利·米勒(Henry Miller)就認為,在廁所看書雖然不代表心理異常,也不會影響我們的生活,卻代表著社交生活障礙。

上了30次廁所,我決定自己寫自媒體

他在1952年出版的選集《我人生中的書籍》中就有一篇短文《在廁所閱讀》,這位素以玩世不恭態度蔑視傳統知名的大作家,出人意料地用保守的觀點解釋廁所閱讀,他宣稱在廁所閱讀是一種精神空虛:「一點都不美好、完全不衛生,完全沒有效果。」米勒覺得坐在馬桶上閱讀「怪誕而荒謬」,或許作為一名作家,米勒認為閱讀必須「正式」,即便達不到古人焚香沐浴的程度,也要正襟危坐,他說「如果你不去深思書的內容,或許只將你的思想和腸胃保持暢通會更好。」

上了30次廁所,我決定自己寫自媒體

米勒顯然將閱讀這件事看得太神聖,而將廁所看得太卑微。大部分的廁所閱讀者並不是為了在那十幾分鐘里專心致志地閱讀,而是享受一種安靜閑適的感覺,放任思想馳騁,獲得高節奏生活中難得的放鬆時刻,簡單點說,廁所閱讀就是遠離門外世界的喧囂,休息一會兒。

上了30次廁所,我決定自己寫自媒體

廁所閱讀的意義

任何閱讀都是有意義的,不管是在圖書館、教室,還是廁所中。閱讀也不是某個人群的專屬活動,任何身份的人都有權利閱讀,不管閱讀者是大學教授,還是田中農夫,對於閱讀環境的選擇,沒有一定之規,從來沒有人規定不能在廁所中閱讀,也沒有人有資格嘲笑在廁所中閱讀的行為。對現代人來說,廁所閱讀或許是一種反抗「匆忙」的行為藝術,因為當我們踐行「利奧波德精神」的時候,正是在體驗久違的平靜生活。不過要提醒各位廁所閱讀者,閱讀完畢後記得沖水。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