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崇信的敦刻爾克時刻

  • A+
所屬分類:娛樂
摘 要

摘要:據懶熊體育了解,籃網隊老板蔡崇信在今年NBA中國賽開票前很久就提前向聯盟要走了絕大多數場地票,因為自己身為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執行副主席,有很多阿里系的公司關係需要維護。蔡崇信在等待,在這舉國上下的節日期間,把自己的籃網隊帶到中國這個NBA最大的海外市場,為球隊的粉絲群體注入大量的新鮮力量。

摘要:據懶熊體育了解,籃網隊老板蔡崇信在今年NBA中國賽開票前很久就提前向聯盟要走了絕大多數場地票,因為自己身為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執行副主席,有很多阿里系的公司關係需要維護。蔡崇信在等待,在這舉國上下的節日期間,把自己的籃網隊帶到中國這個NBA最大的海外市場,為球隊的粉絲群體注入大量的新鮮力量。

蔡崇信的敦刻爾克時刻

蔡崇信的敦刻爾克時刻

文章來自微信公眾號: 懶熊體育(ID:lanxiongsports) ,作者:萬雨芯,頭圖來自:東方IC

正式成為籃網隊老板才21天,蔡崇信卻發現自己陷入了一個可能從未體驗過的兩難境地。

蔡崇信的敦刻爾克時刻

蔡崇信的敦刻爾克時刻

北京時間10月9日晚10點,2019年NBA中國賽依然「生死未卜」。

據懶熊體育了解,籃網隊老板蔡崇信在今年NBA中國賽開票前很久就提前向聯盟要走了絕大多數場地票,因為自己身為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執行副主席,有很多阿里系的公司關係需要維護。這次中國賽,籃網隊也比湖人隊提前一天抵達上海。原本是安排了很多活動,蔡崇信本人更是組織了多場私人派對,準備利用NBA中國賽的人氣和平台大幹一場。但這一切安排都因休斯頓火箭隊總經理莫雷的一條推特而宣告流產。

蔡崇信的敦刻爾克時刻

蔡崇信的敦刻爾克時刻

莫雷的一條推特引發了後續無數的連鎖反應。

10月5日,正隨火箭隊參加NBA日本賽的莫雷在個人社交媒體上發布了一條推特。沒有配文,只有一張圖,其意不言自明。

雖然莫雷很快將這條推特刪除,火箭隊老板也迅速通過ESPN將火箭與莫雷做切割,聲稱莫雷的言論不代表火箭隊。但此後央視、騰訊等播出及媒體平台以及與火箭隊有合作的讚助商先後宣布中止與火箭隊的合作。

之後莫雷的二次澄清和NBA總裁肖華發布關於「支持莫雷言論自由」的兩次聲明讓緊張局面再度升級。央視、騰訊等版權方宣布停播NBA中國賽,幾乎所有本次中國賽的中方讚助商在半天之內都宣布中止與NBA的合作,本計劃到場參加相關活動的明星藝人也紛紛拒絕出席,甚至連中國外交部也出面表態,「跟中方開展交流合作,卻不了解中國的民意,這是行不通的。」 (延展閱讀: 莫雷們已經錯過三個道歉良機 | 熊·視覺 )

雖然蔡崇信是加拿大籍華人,出生在台灣,但身為阿里巴巴商業帝國的締造者之一,在中國市場深耕了近20年,蔡崇信比誰都更清楚在中國該怎麼做生意。這也是為什麼,蔡崇信在莫雷第二次澄清發布3小時後立即在臉書上發布《至所有NBA球迷的公開信》。他比所有美國人都知道,莫雷那兩條看似「找補」的聲明,不會讓中方滿意,只會再一次觸及中方的底線從而帶來更大的損失。

蔡崇信的敦刻爾克時刻

蔡崇信的敦刻爾克時刻

蔡崇信致NBA球迷的公開信。

「當我9月份剛剛買下這支籃網隊的時候,我也沒想到第一次與球迷們的公開溝通會是要談論這樣一件與政治有關以及被嚴重誤解的事件。」蔡崇信在公開信的開頭這樣寫道。他用短短幾百個字把中國從鴉片戰爭以來遭受屈辱的近代史進行了精煉概括,告訴所有人「當任何分裂主義出現時,中國人民都會感到一種強烈的屈辱和憤怒,因為這段飽受欺凌的屈辱歷史」。蔡崇信的大學生涯在耶魯度過,他擁有耶魯大學經濟學和東亞研究的雙學士學位,以及法學博士學位。他寫出的文字,得到了所有中國球迷的掌聲,但他還得面對意識形態完全不同的美國球迷。

作為美國職業體育領域的新晉玩家,蔡崇信雖然豪擲33.8億美元買下了布魯克林籃網以及其主場巴克萊中心,籃網也迎來了杜蘭特和歐文兩位超級球星的加盟,但在現在這個時間點上,他還沒在美國球迷圈內建立起信任感。大部分美國球迷只會將蔡崇信的公開信理解為對言論自由的挑戰,因此這封信不僅沒有起到解釋和說服美國球迷的效果,反而給他招來了美國球迷山呼海嘯般的負面評價。

作為一位商人,蔡崇信在阿里巴巴的職業生涯無疑是成功的。1999年,蔡崇信放棄了自己在一家私募基金年薪70萬美元的工作,來到杭州的湖畔花園與馬雲一起創業,出任阿里巴巴的CFO,當時馬雲給蔡崇信開出的月薪只有500塊人民幣。此後,阿里巴巴的每一輪融資、法務、財務的事情都由蔡崇信一肩挑。從1999年最初的說服高盛、軟銀給阿里巴巴投資,到2005年阿里與雅虎的合作,再到2014年阿里成功登陸紐交所上市,這一切跟資本相關的運作主導者都是蔡崇信。

在阿里巴巴度過了近20個年頭之後,如今55歲的蔡崇信正在尋找自己人生的「下一階段」。一個月以前,自稱「鄉村教師代言人」的馬雲在中國的教師節這天宣布從阿里巴巴退休。雖然蔡崇信還沒有準備好宣布任何這樣的計劃,但這並不意味著他沒有在考慮未來。

「現在,我仍然在阿里巴巴有一些日常的工作需要完成,」蔡崇信在今年五月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表示,「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我會把這些工作逐步委派給公司里的其他人。」而根據阿里巴巴財報, 從2017年開始蔡崇信已經陸續減持自己手中持有的阿里巴巴股票,變現之後的資金除了被用於教育公益事業,另一部分則被用於投資他一直以來鐘愛的體育項目。

實際上,從學生時代開始,蔡崇信就已經開始與體育結緣。

上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蔡崇信在新澤西州的勞倫斯維爾學院念書時愛上了打橄欖球。他那時大概75公斤,在進攻單翼陣型中充當截衛,而在防守組擔任內線衛。在耶魯大學念書時,他不僅愛上了曲棍球,並且也經常與好友一起打籃球。他的妻子吳明華從小在堪薩斯州長大,是堪薩斯大學男籃的球迷。蔡崇信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曾透露,他經常在旅途中觀看籃網隊的NBA比賽直播。另據蔡崇信的耶魯大學好友描述,當年即使是在阿里巴巴美國上市前最忙碌的日子,蔡崇信也不忘忙里偷閒到丹佛觀看世界曲棍球冠軍賽,因為他幫助組建的中國大陸和香港的曲棍球隊也到場參賽。

蔡崇信的敦刻爾克時刻

蔡崇信的敦刻爾克時刻

在2015年阿里體育與美國大學PAC-12聯盟的合作中,蔡崇信就扮演了重要角色。

因此,投資自己所愛之事,對蔡崇信來說再自然不過。幹了一輩子投融資業務的他,將目光放在了北美體育市場。2017年8月,蔡崇信以個人名義買下了剛剛因聯盟擴軍而進入NLL 美國國家長曲棍球聯盟) 的聖地亞哥海豹隊,作為他進入體育領域的首個重大投資項目。

當時彭博社就認為,對NLL球隊的投資或許不僅僅是純粹出於偶然,這很可能是蔡崇信投資其他美國職業體育聯盟的一個前奏。「那些希望購買美國主流體育聯盟球隊的投資者,往往會先從購買一些不那麼貴的小眾運動球隊做起,目的是學習經驗試探深淺。」彭博社曾在報導中如此寫道。

僅僅2個月之後,蔡崇信果然完成了對布魯克林籃網隊49%股權的收購。之後,蔡崇信依靠自己成立的體育基金J Tsai Sports陸續完成了對美國職業足球大聯盟 (MLS) 的洛杉磯FC的少數股權、WNBA的紐約自由人隊的全部股權以及數家北美和亞洲的體育媒體和科技公司的收購。最終,在2019年9月18日,蔡崇信以33.8億美元的價格完成了對籃網隊和巴克萊中心全部股權的收購。

在很多人看來,以這樣的價格購買一支戰績一般且連續虧損的NBA球隊,顯然不符合商業邏輯。但從NBA俱樂部近幾年的估值走勢以及籃網隊的自身變化來看,這筆交易有著非常清晰的投資邏輯。

根據《福布斯》2019年的最新數據,NBA球隊的平均市值達到19億美元,在北美四大體育聯盟中排名第二,僅次於NFL,並且正在以年均超過10%的速度增值。而NBA的電視轉播版權費用也在不斷飆升,這些都會直接反映到球隊的收入分成上。現階段NBA在美國的版權價格年均超過26億美元,比上一周期增長186%;而在中國最新周期的版權價格也達到了每年3億美元,比上一周期增長200%。

另據懶熊體育了解,NBA中國今年的營收在5億美元上下,其中大約一半來自版權,另一半來自讚助和授權產品等。而整個NBA今年的總收入預計能達到85億美元,中國占比約為6%。等到明年,因為新版權周期到來,NBA中國在版權上的收入將至少翻兩倍,收入預計能達到8億美元。不過這對整體聯盟收入增幅影響不大,中國市場的占比也不會超過10%。

而在杜蘭特和歐文到來之後,隨著球隊實力乃至未來戰績的提升,整個籃網隊在商業價值和球隊估值上,同樣都有不小的提升空間。更何況,鑒於目前布魯克林地區市中心每年10%以上的房價漲幅,美國莊家也估價巴克萊中心的未來價格為至少18億美元以上。

這一切看上去是多麼順理成章:不管是投資者本身的實力,還是投資邏輯和時機,亦或是投資組合和投資標的。蔡崇信在等待,在這舉國上下的節日期間,把自己的籃網隊帶到中國這個NBA最大的海外市場,為球隊的粉絲群體注入大量的新鮮力量。

然而,他等來的卻是莫雷的一條推特。

整個中國賽上海站活動期間,蔡崇信只出現在籃網全隊在上海外灘背靠東方明珠的一張合影上。原定由籃網球員和蔡崇信等相關高管出席的NBA關懷行動在活動前2小時被取消。

蔡崇信的敦刻爾克時刻

蔡崇信的敦刻爾克時刻

在上海外灘的大合影中,蔡崇信的表情似乎還比較輕鬆。

現在的蔡崇信,進退維谷。

進,在中國市場,他可能要面對的是中國球迷和政府接下來對一切NBA內容的進一步抵制;退,在美國市場,他可能要面對美國本土球迷的口誅筆伐。如果局勢進一步惡化,最壞的情況可能是,蔡崇信不得不在多方壓力下賣掉剛剛斥重金買下的球隊——就像當年快船隊的老板斯特林一樣。

「我現在正身處暴風眼之中。」9日下午,蔡崇信在接受《華爾街日報》的電話採訪中表示。蔡崇信稱自己扮演著這場爭端中的調停者角色,他正向中美雙方人士解釋雙方的憤怒點所在。

1940年,面對納粹德國對西歐的猛攻,近40萬英法聯軍被圍逼在法國北部的敦刻爾克港口,只有海上一條退路。不撤,可能被德軍全殲;撤,也最多只能撤走3萬人,還要面臨德國空軍可能的空中轟炸。

最終,英法聯軍選擇了撤退。盡管失去了大量的裝備和軍需物資,但最後奇跡般撤出的30萬軍隊也保留了一大批具有戰鬥經驗的官兵,為日後的反擊留下了骨幹力量。

現在,蔡崇信就像是站在敦刻爾克的沙灘上,他會怎麼做?

文章來自微信公眾號: 懶熊體育(ID:lanxiongsports) ,作者:萬雨芯

>蔡崇信的敦刻爾克時刻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