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小軍:科學就是要解決自己發現的問題

  • A+
所屬分類:娛樂
摘 要

國際歐亞科學院中國科學中心第二十二次院士大會日前在京召開。24位中國學者增選為國際歐亞科學院院士,浙江海洋大學黨委書記嚴小軍研究員位列其中。

嚴小軍:科學就是要解決自己發現的問題

國際歐亞科學院中國科學中心第二十二次院士大會日前在京召開。24位中國學者增選為國際歐亞科學院院士,浙江海洋大學黨委書記嚴小軍研究員位列其中。

嚴小軍是大陸培養的第一位藻類資源生化學理學博士,從事海洋生物研究近30年,開創了國內海洋生物脂組學,是大陸現代海洋資源生化學的重要開拓者和國際知名專家。

嚴小軍:科學就是要解決自己發現的問題

「貝類是怎麼吃藻類的」

兩年前,嚴小軍從寧波大學副校長調任浙江海洋大學校長。到任後的第一天,他專門到校圖書館和學生面對面交流。

學生們知道他是科學家,很是為自己能有這樣的科學家校長感到驕傲,好奇校長究竟是做什麼研究的。嚴小軍回答得輕描淡寫:「如果有人問,‘嚴老師是研究什麼的?’就一句話,‘貝類是怎麼吃藻類的’。」

2002年,在日本、美國做了多年研究工作的嚴小軍回國,作為浙江第一批「錢江學者」,創立了寧波大學海藻資源生化學研究團隊。

為什麼要研究貝類?嚴小軍說,「我是搞海洋生物研究的。一到浙江後,發現浙江海水養殖產量中,貝類最高,占70%。貝類里什麼問題最重要?育苗最重要。怎麼做,才能育苗更多、質量更好、成活率更高?答案是要吃質量好的藻。」

展開全文

16歲考入復旦大學首屆少年班化學專業的嚴小軍,有著非常紮實的化學基礎,他善於從最細微的結構去逐層比較,在回答「如何為貝類尋找最優餌料」的研究中,要觀察貝類里有哪些脂類物質,藻類有哪些脂類物質,貝類吃藻類以後,脂肪有無變化?變化中有無規律……就是在這樣的逐層探究中,嚴小軍創新了藻類生化功能因子圖譜學方法,提出藻類資源功能化系統利用新理論。2006年,餌類營養分析方法曾摘得國家科技進步獎。

目前,嚴小軍團隊建立了國內規模最大餌料藻種庫,新建3株餌料海鏈藻是近30年來大陸貝類育苗產業餌料應用的新種源突破,提高育苗效率30%,福建、浙江、山東、江蘇沿海最近都在用海鏈藻,這也幾乎成為「貝類」屆新的著名的種子資源。

嚴小軍發表SCI論文170餘篇,論文被SCI他引3500餘次,其中被引用次數最多的一篇論文,是他在日本做博士後期間發表的——發現褐藻里的活性物質巖藻黃素具有抗氧化效果,單篇最高引用471次(Google Scholar)。

談及這些高光時刻,嚴小軍似乎有著科學家與生俱來的冷靜與淡然,「比較遺憾的是,當時並沒有認識到這項工作的重要意義。巖藻黃素讓白色的脂肪轉化為褐色的脂肪,這就意味著,這項是在減脂過程中沒有副作用的化學物質,還有專家提出,巖藻黃素可以預防老年性癡呆」。

但原始藻類中的巖藻黃素含量較低,如何提高它的含量呢?

聽說溫州洞頭一些養殖基地在大量培育富含巖藻黃素的羊棲菜,嚴小軍帶領團隊專程前往,想嘗試通過基因編輯的技術,將藻類葉綠素中的天線蛋白色素分子減少,促進巖藻黃素含量增高。

嚴小軍:科學就是要解決自己發現的問題

嚴小軍說,做科學研究,無法預測每一步的研究之後會發現什麼,只能一邊做,一邊順著出現的結果去解釋為什麼,不斷做下去,現象會在其中引路,而科學就是要解決自己發現的問題。

在浙江海洋大學嚴小軍的辦公室,最顯眼的位置,掛著一張藍色的舟山海域地圖,這張地圖似乎就是他對舟山的告白。

今年10月,嚴小軍正式提出加快東海野生大黃魚資源重建項目計劃。他指了指地圖上的岱衢洋,這里曾是史上大黃魚產量最多的海域。

浙江海洋大學水產學院博士陶震也是「大黃魚」項目組的一員,他說:「嚴書記經常強調科學研究對地方產業的貢獻。」大黃魚的營養水平眾所皆知,如果能讓舟山野生大黃魚重回萬噸以上,大黃魚產業將做到百億元突破。

陶震講,嚴書記經常鼓勵學生要有跨學科學習的能力,要開闊眼界去思考問題,比如,在解決如何讓洄遊的大黃魚做到季節性定居的問題時,是否可以從鳥類遷徙方向中得到一些借鑒性的思考?

嚴小軍說:「做科學研究,當一件事情在一個很基礎的階段,一定要給他一個美好的願望。雖然無法全部預知科研的進展,但要信賴科學研究最後產生的意義。」

嚴小軍:科學就是要解決自己發現的問題

若學生是浪花,我願是海洋

嚴小軍至今依然常常想起他在復旦讀書時的校長謝希德先生。「她個子不高,笑容親切,不管多忙,每個月總有一些時候會到學生餐廳就餐,大家知道她會來,就會一起等她。」

也許這就是嚴小軍對校長的最初理解,校長,就是要首先和學生在一起的那個人。

嚴小軍認為本科生培養階段,要重視考研,三門基礎課(英語、數學和政治)要加強。有時他路過圖書館,見到正在溫習英文的學生,會停下腳步,請學生讀一段文章,如果學生讀得不好,他還會自己讀一遍給學生作示範。

去年暑假,嚴小軍主動向外國語學院提出,給學生開設兩節英文輔導課中。浙江海洋大學外國語學院院長蔡惠萍至今對此記憶猶新。

「嚴書記的英語非常老練地道,兩節課時中間沒有休息,一氣呵成,就像專業英語老師一樣,全英文板書,他從詞源講起,尤其強調了學好英文對學術方面的影響,他建議大家最好準備一本牛津詞典,每天背一些單詞,學好英文,不僅可以自如閱讀頂級學術文章,更培養了一種理性思維,這對科研是極其重要的。」蔡惠萍說,「那節課反響特別好,學生都被嚴書記的學者風範所感染。」

嚴小軍:科學就是要解決自己發現的問題

為什麼學生一定要考研?嚴小軍回答:「經過考研,可以復習一下所學的知識,是學業能力的再提升。大學的知識決定著大多數人的思維方式,硬核競爭力都是在這階段形成的。」

該校2018級海洋生物學研究生王春月跟隨嚴小軍團隊近兩年,她說:「嚴書記很忙,但每次組會上,他對我們團隊所有人正在進行的實驗都會記得非常清晰。」「在實驗中遇到困難也可以隨時請教他,比如我在用兩種不同的方法做監測實驗時,得到的數據不同,他會在郵件里幫我分析影響數據的原因。」

讓陶震特別受鼓舞的是,嚴小軍特別支持年輕人的發展,「他對科學的態度從不狹隘,把每個人正在做的事情都掛在心上,還會幫剛入職的科研人員整理觀點,去參與有競爭性的項目基金」。

嚴小軍愛大海,愛科學,也一樣愛學生。在寫給2018級畢業生的信中,拳拳之心,更是呼之欲出。嚴小軍寫道:「如果你是海上的一朵浪花,你會發現你並不孤單,世界上所有的海水都是一體;面對未知和挑戰,可能並沒有輕鬆的答案,我只能告訴大家,擁抱希望才有光明。」

嚴小軍:科學就是要解決自己發現的問題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