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多多暴跌的原因找到了

  • A+
所屬分類:娛樂
摘 要

文 | 小沙發來源 | 螳螂財經(ID:TanglangFin)

文 | 小沙發

來源 | 螳螂財經(ID:TanglangFin)

北京時間8月21日晚,拼多多(NASDAQ:PDD)發布2020年二季報,實現營收121.93億元,較2019年同期的72.90億元增長67%,淨虧損較2019年同期有所收窄,但仍達8.99億。

拼多多暴跌的原因找到了

財報披露後,拼多多(NASDAQ:PDD)美股當日暴跌13.52%,換手率達到5.9%,市值一夜蒸發157億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暴跌是從盤前開始的。我們都知道,在美股的盤前交易中,華爾街的機構和高淨值用戶占比極大。所以,拼多多的股價暴跌,一定程度上代表了機構和大資金對拼多多的看衰。

這是一個敏感而又值得警惕的信號,讓人不禁十分疑惑,第二季度的財報中,拼多多到底怎麼了?

漂亮的曲線成為過去式,財務數據趨於惡化

拼多多上市以來,一直憑借高質量的增長曲線,讓投資者一次次刮目相看,在一個虧損的互聯網公司中,那些重要指標——比如營收、資金流動,還是淨利潤率,都差強人意。

投資者對其虧損,一般是不怎麼在意的,燒錢擴張是互聯網公司最典型的玩法,初創期如果燒錢不夠,可能還會被投資者抱怨保守。

但是,從拼多多第二季度的財務數字來看,它的畫風卻有些變了,具體表現在3個方面:

第一,營業總支出大增,與預期存在偏差。

第二季度拼多多的營業總支出達到了138.33億元,而2019年同期為87.8億元,2018年同期為93.45億元。

也就是說,從2018年到2019年營業支出是降低的,在費用這一塊控制得比較好,投資者認為這個數字在2020年將繼續降低,即便是擴張搞補貼,但也不至於太高。

沒想到,2020年這個數字不降反大增,達到了驚人的138.33億元,57.5%的增速幾乎追上了營收增速,不及市場預期。

舉一個形象點的例子——我第一次月考打了70分,第二次月考打了80分,第三次月考我爸預測最少有85分,飯菜做好了,牛也吹出去了,沒想到最後只有59分,你猜我爸是什麼反應?

第二,營收同比增速放緩,虧損數字略顯敏感。

2019年第二季度,拼多多營收增長了169.1%,2020年第二季度增速放緩到了67.26%,以拼多多目前的用戶數和營收基數來說,如果營收增速進一步放緩,追上其他幾家巨頭的步伐不知道要猴年馬月。

而一直以來面臨的虧損問題,就以拼多多宣傳的非通用會計準則下的數據計算,拼多多二季度歸屬於普通股股東的淨虧損為7724萬元,較去年同期的虧損4.11億元大幅收窄。讓人疑惑的是,在市場認為「百億補貼」會繼續帶來巨額虧損時,拼多多卻看起來很快就能盈利了,這是怎麼回事?

第三,現金流繼續分化,顯現出一些預兆。

我們都在知道,在會計的眼裡,一家企業永遠都只是在做三件事:經營、投資和融資。

從財報來看,拼多多在第二季度的經營活動現金流為54.95億,籌資活動現金流卻是84.19億元,表明它仍然在積極從融資市場中儲備彈藥,未來的路徑大概率仍然是延續前一年的「百億補貼」的燒錢策略。

當然,以上三點都是從三張表中整理出來的數據,並不能代表太全面的東西,但是如果華爾街的投資者對其財務數據看衰,也莫過於這些。

而更重要的數據,可能就是經營數據的變化,與估值邏輯的變動。

華爾街的眼裡,拼多多估值邏輯可能將崩塌

從2019年開始,拼多多的估值模型基本已經建立,每次股價的波動基本圍繞著三張表外的GMV、活躍買家數、ARPU等幾個核心指標波動。事實上,這些運營指標的強勁增速,正一直是拼多多市值故事的競爭力所在。

但是,在第二季度這些指標都在一定程度上,與它過去的「增長慣性」出現了偏差,動搖了華爾街投資人對其的估值信心。

首當其沖就是GMV。根據拼多多官方公布的截至6月30日的12個月GMV推測可得,拼多多第二季度的GMV實際同比僅增48%,增速不僅遠低於市場預期的70%-85%,環比上季度的99%增速更是直接砍半。

這裡面的原因也令人疑惑,第一季度疫情嚴重的時候,拼多多的GMV尚且增長了99%,而二季度疫情緩解,國內經濟活動恢復,消費需求釋放,但是拼多多的GMV增長卻慢下來了。

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第一季度網上零售增速為6%,第二季度為21%,天貓和京東在兩個季度GMV都經歷了明顯的漲幅,拼多多的逆勢下跌存在不小的質疑空間。

根據貝多財經的分析,認為拼多多對比2018年GMV增速已經腰斬,而當天花板到來,平臺的GMV增速將進一步下降。這都表明,拼多多公司遇到了系統性的問題。

第二方面,是給拼多多用戶數高速增長拖後腿的ARPU值。

2020年第二季度,拼多多過去一年的活躍買家達6.832億,同比增長31%,二季度平均月活5.688億,同比增長55%,這個增長幅度在整個互聯網屆都算不錯的。

然而拼多多第二季度公布的人均GMV僅為1857元,而第一季度財報中這一數字為1842元,僅僅增長了15元。

而這背後還依賴著昂貴的代價。第二季度平臺銷售與市場推廣費用為91.14億元,較去年同期的61.04億元增長49%,較一季度的72.97億元增長了18.17億元。

顯然,錢撒得更多了,但消費質量並無實質性突破。

原本,市場所理解的拼多多應該是,大規模的補貼換來大量的用戶增長,補貼再重點投入到高客單價的品類上,帶動GMV和人均GMV的上漲,從而實現盈利。

而現實情況有些出入,疫情之下大家網購的需求上升了,拼多多加碼了補貼,活躍用戶數上升了,但高客單價商品的補貼並沒有帶來高人均GMV的增長,讓人大跌眼鏡。

也就是說,拼多多的消費者仍然是在買低端的東西,用戶中的羊毛黨占比仍然很大,黏性不強。

綜合來看,幾大核心指標都在第二季度中出了問題,與華爾街慣用的估值邏輯和預期不符,股價暴跌似乎也能夠解釋了。

投資人陷入「超限效應」,拼多多能否找到突圍缺口?

2018年拼多多上市的時候,股價曾經一度迅猛大增,所依仗的正是被背後的騰訊和下沉市場。

平臺型的公司在二級市場上的估值本身就要更占據優勢,拼多多的數據增長也十分華麗,所以兩年來市場一直在給它時間,等待一份證明商業模式的答卷。2020年,全球疫情爆發,各國央行大放水,投資者紛紛對其註入流動性。

但是,第二季度拼多多迅猛增長的步伐一下子放緩了,就像是最後交卷的十五分鐘前出現了一些意外,給這一份答卷增添了不少變數。

另外,2020年的春天資本對下沉市場的關註少了很多,提到下沉市場的擴張,也不再僅限於猛吹拼多多。相對應的,淘寶特價版、京喜的百度搜索指數增長遠高於拼多多,而在資訊指數中,拼多多出現了同比41%的下滑。

拼多多暴跌的原因找到了

究其原因,就是因為下沉市場再也不是拼多多一家的天下,它的優勢在被逐漸抹平。

或許,這也正是投資人所擔憂的,電商是一個不進則退的行業,如果拼多多的核心數據陷入了低增長,又逐漸不那麼被用戶和媒體關註,原來的估值體系還能支撐下去嗎?

在心理學上,有一個「超限效應」,指的是刺激過多、過強或作用時間久,沒有把握好尺度,引起失望和逆反心理。

在商業社會中也是一樣,拼多多長時間給投資人高期望,在一定程度上觸發了「超限效應」,長時間的高期望也在消耗投資者的耐心。

拼多多應該明白這一點,也非常努力,新故事不斷。賣HPV疫苗、賣機票、賣房、賣遊艇、賣車……各個品牌比如蘋果、蘭蔻、Dyson、五糧液、SONY、特斯拉等品牌都蹭上了。然而從效果來看,不僅品牌方依然不買帳,它的「套路高手」、「碰瓷營銷」、「過於聰明」,卻變得深入人心,甚至帶來市場對其「本分」價值觀的懷疑。。

一面用力過猛,一面顯得力不從心。

高增長的時代結束了,拼多多需要用自己的行動,幫助投資人重構一套新的、更能自圓其說估值邏輯。但尷尬的是,與阿裡、京東、蘇寧等公司相比,拼多多畢竟還比較年輕,在供應鏈、基礎設施和技術積累上又不夠,底蘊欠缺。

財報顯示,拼多多第二季度的研發費用16.62億,同比增長了107%,占營收比重13.6%,堪比科創板的上市公司,這說明拼多多也開始思考這個問題,正在著手打造自己的底蘊。

拼多多暴跌的原因找到了

讓人憂慮的是,軟體研發和硬件設施建設都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交卷的鈴聲就要響了,華爾街還有耐心聽這個故事嗎?

此內容為【螳螂財經】原創,

僅代表個人觀點,未經授權,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轉載、摘編、復制或建立鏡像。

部分圖片來自網路,且未核實版權歸屬,不作為商業用途,如有侵犯,請作者與我們聯繫。

螳螂財經(微信ID:TanglangFin):

•泛財經新媒體。

•微信十萬+曝文《「维多利亚的秘密秀」被誰殺死了?》等的創作者;

•重點關註:新商業(含直播、短視訊等大文娛)、新營銷、新消費(含新零售)、上市公司、新金融(含金融科技)、區塊鏈等領域。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