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錯一句「漢郎頭」,縣令丟了烏紗帽,醒悟后說:師爺害我

  • A+
所屬分類:新奇
摘 要

原標題:說錯一句「漢郎頭」,縣令丟了烏紗帽,醒悟后說:師爺害我中國古代的明清兩朝,州縣一個級別的地方官看上去威風八面,說一不二,但其實是整個官僚體系中最弱勢的群體,為什麼?

原標題:說錯一句「漢郎頭」,縣令丟了烏紗帽,醒悟后說:師爺害我

中國古代的明清兩朝,州縣一個級別的地方官看上去威風八面,說一不二,但其實是整個官僚體系中最弱勢的群體,為什麼?

因為他們手上沒有權力,也不懂得權術,地方上大小事,實際上都由師爺操盤,所以也有人說,中國近代的基層管理,其實就是「師爺政治」。

說錯一句「漢郎頭」,縣令丟了烏紗帽,醒悟后說:師爺害我

明清時期的地方官,拿了朝廷的調令,帶著老小去上任,一進衙門就傻眼了:所有東西都是現成的。

府衙內上至師爺,下至雜役,全都是固定人員,作為新來的老爺,你連一個人都動不了,為什麼動不了?你只要動一個,人人自危,大夥就開始想辦法,為了保住飯碗,要麼消極怠工,逼著你妥協,要麼全體合謀,直接做掉老爺。

大老爺作為官,是朝廷派遣的,待幾年就得走人,人脈淺,資源少,可師爺和衙役們作為吏,一輩子都要待在當地,人脈紮根,資源豐富,所以,強龍不壓地頭蛇,老爺一般不會得罪師爺,對於師爺的所作所為也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要自己吃夠了,剩下的都由師爺去分配,不做過多干預。

說錯一句「漢郎頭」,縣令丟了烏紗帽,醒悟后說:師爺害我

由於這層心照不宣的關係,很多識相的老爺十分尊敬師爺,甚至發展出惺惺相惜的感情,老爺高升之後,還會提攜師爺一把,帶去新的衙門。但是,也有一些不太「懂事」的老爺,得罪了師爺之後,連烏紗帽都保不住了,被人擺了一道還不知道怎麼回事。

展開全文

清朝中期,有個姓王的新科進士派到松江府做知縣。王縣令從小飽讀詩書,心中有匡扶天下之志,對於朝廷烏煙瘴氣的現狀很不滿,就想從自己的衙門開始改變。

他要求整個衙門要秉公執法,剛正不阿,有冤必伸,有案必了,這一下斷了衙役們的油水,衙役們跟師爺一合計:老爺是個「不懂事」的,只能送他走了。

說錯一句「漢郎頭」,縣令丟了烏紗帽,醒悟后說:師爺害我

縣令是北方人,從小沒見過南方的水田,於是一有空閑就拉著師爺穿便服走訪田間地頭,一來體察民情,了解風俗,二來看看江南的山水。

本縣的師爺姓邱,為人陰騭促狹,但喜怒不形於色,他對於王縣令十分不滿,可面子上什麼也沒表示。本來他想再撈一筆就告老還鄉了,沒想到王縣令「不通人事」,礙了他邱某人的財路,他就打算給老爺挖個坑。

春耕時節,王縣令帶著邱師爺來到河邊,看到一對夫妻在踩水車,隨著車軸的轉動,河水不斷灌進稻田。王縣令第一次見這種水車,就指著車軸上的腳踏板問:「師爺,這叫什麼?」

說錯一句「漢郎頭」,縣令丟了烏紗帽,醒悟后說:師爺害我

邱師爺猛地一激靈,暗叫:機會來了!

他平靜地說:「回老爺,這叫漢郎頭。」

「恩,漢郎頭。」王縣令又指著水車槽里的插銷問,「這個又叫什麼?」

「來來去去。」

縣令點點頭,反覆默念,記下了水車的結構。

縣令不知道,就是這「漢郎頭」和「來來去去」,摘掉了他的烏紗帽,斷送了大好前程。

這一年松江乾旱,田裡收成不好,但也不至於絕收,邱師爺知道時刻到了,就花錢買通了幾個農婦,讓他們到縣衙前擊鼓鳴冤,請求王縣令開倉賑濟。

說錯一句「漢郎頭」,縣令丟了烏紗帽,醒悟后說:師爺害我

縣令聽見鼓聲,傳令升堂審問,他常年下鄉,知道今年收成不好,但也不至於吃不上飯,現在有人要求開倉放糧,分明是來搗亂。

閃過屏風,走入大堂,王縣令猛摔驚堂木,呵斥:「大膽農婦!遇著旱災,為啥不用漢郎頭來來去去抗旱救苗,反而叫嚷開倉,爾等存心詐取官府錢糧嗎?」

在場的人聽到縣令如此一說,不由得全都大驚失色。原來,漢郎頭是松江俚語,表示「野漢子」。縣令老爺在衙門大堂上要求良家婦女請「漢郎頭」來來去去幫忙抗旱,成何體統?

說錯一句「漢郎頭」,縣令丟了烏紗帽,醒悟后說:師爺害我

當時的社會,婦女名節至關重要,當眾侮辱婦人算是大罪。這些農婦告到了州里,後來巡撫得知后,免了王縣令的官。

縣令脫了烏紗帽,才知道「漢郎頭」的真正意思,他咬牙切齒怒罵:師爺害我!

送走了王縣令,縣衙上下都鬆了一口氣,邱師爺吩咐所有人收拾收拾,準備迎接另一位來此上任的老爺,大清帝國的嶄新一天,又開始了……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