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人聽說妻子不忠,在屋外抓住一個「男子」,看到臉知道錯怪妻子

  • A+
所屬分類:新奇
摘 要

原標題:商人聽說妻子不忠,在屋外抓住一個「男子」,看到臉知道錯怪妻子

原標題:商人聽說妻子不忠,在屋外抓住一個「男子」,看到臉知道錯怪妻子

光緒年間,在松江府有一對夫妻,男的叫魯進,女的叫張淑珍。魯進早年讀書,考不上秀才,無奈撂下書本,拿起了貨郎擔,沒想到他讀書差勁,做生意倒有一手,不到幾年光景,略有成績,開始到浙江當行商。

妻子是魯進還是書生時候嫁給他的,當年家裡窮困,妻子也沒有怨言,一直默默支持他,算是賢妻。魯進畢竟讀過書,知道「糟糠之妻不下堂」的典故,在有了些銀錢后,他沒有花天酒地,也沒有納妾,仍跟妻子相敬如賓。

商人聽說妻子不忠,在屋外抓住一個「男子」,看到臉知道錯怪妻子

可是,自打開始在外地做生意,一年只有幾個月時間在家,關於妻子的流言就不時傳到他耳中。有些老家的朋友見到他,總會提醒他幾句:老魯啊,沒事多回家看看,別讓空閨生怨啊!

還有一些當年的同窗來拜訪,向他展示一枝紅杏出牆的扇面,隱晦地警告他妻子可能不老實。

最開始魯進總是對流言蜚語一笑而過,畢竟他知道妻子的品性,可是說的人多了,所謂「三人成虎」,他心裡也嘀咕:我每年只待家幾個月,難道……耳聽為虛,眼見為實,他決定返回老家,探個虛實。

商人聽說妻子不忠,在屋外抓住一個「男子」,看到臉知道錯怪妻子

展開全文

魯進趕了幾百里路,來到了家門口,為了不打草驚蛇,他藏在老宅五丈外的槐樹後面,靜靜地偷看。

等了一個時辰,天色暗下來之後,果然有個小後生在自家門口轉了一圈,左顧右盼後進了門。

魯進瞬間一股火氣從腳底板直衝腦門,心想:畫龍畫虎難畫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分別時每次都掉眼淚,叫我在外注意身體,早些回家。現在卻瞞著我做出這等醜事!這婦人氣煞人也!

商人聽說妻子不忠,在屋外抓住一個「男子」,看到臉知道錯怪妻子

魯進走到家門口,一把推開門,在屋內四處張望,沒有找到那個後生,妻子丈夫回來,十分驚喜,笑臉相迎,又是打洗臉水,又是拿換洗衣服。可是魯進板著臉,一聲不吭,妻子以為丈夫生意不順利,就問長問短。

魯進本想發作,問那個後生哪裡去了,但找不到人,又把話咽了回去,畢竟要人贓俱獲,否則空口無憑,反而落了口實。

魯進對妻子說:「一別半年,你在家也辛苦,但為了討口飯吃,我明天一早又得走,這次要去兩廣,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娘子在家多保重。」

妻子聽他說要出遠門,眼淚流了下來,安慰說:「如果太辛苦就不要去了。天高路遠,萬一出個三長兩短,倒是不划算了。我們在家鄉做活,也夠吃的。」

商人聽說妻子不忠,在屋外抓住一個「男子」,看到臉知道錯怪妻子

魯進狠攥著自己的拳頭,心中暗罵:賊婆!裝得挺像,我要說不去了,你心裡倒不樂意了吧!明天就抓住你的短,休了你!

第二天,妻子流著淚送魯進到街口,魯進假裝安慰幾句,就往鎮子上走了。走了一半,找了個茶館坐了幾個時辰,快到黃昏時,他又回到了老宅外,躲在槐樹後面觀望。

不一會兒,昨天那個後生又出現了,魯進偷偷走進他,仔細一瞧,喝!這人還穿著自己的衣服,真是欺人太甚!膽大包天!

他等那人剛跨進自家大門,疾走兩步,一把抓住后衣領,大喝:「大膽惡賊,竟敢做出這種骯髒事體!」說完朝著后心就是一拳。

只聽「哎呀」一聲,那人撲倒在地,魯進邁上一步,拽起對方,與他面對面,臉對臉。

商人聽說妻子不忠,在屋外抓住一個「男子」,看到臉知道錯怪妻子

四目相對,魯進不由得大驚失色,原來那後生正是妻子張淑珍!

這是怎麼回事呢?原來,自從魯進出門做生意后,附近有些地痞經常來他家附近轉悠,沒事討個口舌便宜,想欺負張淑珍一個婦道人家。

張淑珍不想給丈夫惹麻煩,所以每次魯進回來,她也不提這件事,但又害怕那些無賴來攪鬧,於是她就想了個辦法,每天傍晚穿著丈夫的衣服在家門口轉悠,讓別有用心的人看到還以為家裡的男人回來了,就不敢來胡攪了。

同鄉很多人看到了有男人在魯進家周圍出沒,就好心給他提醒,沒想到卻讓魯進誤會成了妻子不忠。

商人聽說妻子不忠,在屋外抓住一個「男子」,看到臉知道錯怪妻子

妻子把前因後果講述了一遍,魯進羞臊難當,只能不斷給妻子賠罪,錯怪了愛妻,後來不管別人怎麼說,他再也不會懷疑妻子了。

夫妻之間,有時候自以為互相很了解,其實冷靜下來想想,這只是一種幻覺。生活在一起,你可能知道對方愛吃什麼,愛玩什麼,但並不知道對方心底的真實想法,於是就產生了信任問題。

信任源自了解,能被外人影響,還是說明不夠了解。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