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知青回憶:老鄉包好餃子,要扔到屋外,希望有人偷走

  • A+
所屬分類:新奇
摘 要

原標題:東北知青回憶:老鄉包好餃子,要扔到屋外,希望有人偷走上海知青下鄉到東北,一切都很新鮮,但對於魯頌德來說,他最沒想到的是「包凍餃」的習俗,老鄉們包了餃子,扔到屋外,居然希望鄰居們偷走,而且丟的越多越好……

原標題:東北知青回憶:老鄉包好餃子,要扔到屋外,希望有人偷走

上海知青下鄉到東北,一切都很新鮮,但對於魯頌德來說,他最沒想到的是「包凍餃」的習俗,老鄉們包了餃子,扔到屋外,居然希望鄰居們偷走,而且丟的越多越好……

東北知青回憶:老鄉包好餃子,要扔到屋外,希望有人偷走

魯頌德插隊的地方在黑龍江愛輝縣,剛到生產隊啥也不懂,都靠老鄉們教,熟悉了幾個月的農村生活,轉眼到春節了。

上海的時候,每逢新年,父母會給他買新衣服,做很多好吃的,去親戚家串門,最期待的就是壓歲錢,往枕頭下一藏,感覺未來多麼美好……

然而,自從來到東北,這一切都沒有了,他不再是孩子,不再是家中的寶貝,取而代之的是集體生活

魯頌德幻想中的集體生活枯燥、無聊、味同嚼蠟,但出乎他意料的是,東北的集體生活還挺有意思。

除夕前半個月,老鄉們就忙活起來了,駕著爬犁去供銷社買年貨,回到家就殺豬。知青點養了兩頭豬,趕在知青返滬前也殺了,按有人的說法,這叫「吃了幾個月草,終於要蘸點油了。」

東北知青回憶:老鄉包好餃子,要扔到屋外,希望有人偷走

展開全文

老鄉殺豬的時候,都會叫上知青,一是讓這些外地人長長見識,二是請他們吃殺豬菜。

殺豬的時候,先找幾個青壯年按住肥豬,給它五花大綁,然後村裡的殺豬匠出場,他單膝壓住豬脖子,掏出明晃晃的殺豬刀。

豬其實不笨,見到這個架勢,知道在劫難逃,只能扯著嗓子「嗷嗷嗷」亂嚎,似乎在求饒,也彷彿是咒罵人類。

殺豬匠不是多愁善感的人,管不了豬的喜怒哀樂,他揚起刀子,「噗」一下扎進豬脖子,正應了那句老話「白刀子進,紅刀子出」,豬脖子就像決了口的堤壩,不停往外涌血,其他人早拿來了鐵皮盆子,接住淌出的血。

魯頌德看得痴迷,有人推了他一把,說:「看入迷了?趕緊躲開!」

魯頌德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愣在原地。

那人把他拽到一邊,指著褲子說:「你看看,豬血都濺到你褲子上了!」

魯頌德趕緊蹲下,抓了一把雪,不斷蹭著褲腳,想把污漬搓掉。

東北知青回憶:老鄉包好餃子,要扔到屋外,希望有人偷走

殺豬匠走過來說:「你這是沾上『殺氣』了,晚上第一口肉給你吃!」說完哈哈大笑。

其他圍觀的知青暗自嘆氣:沾上就能先吃肉,這好事咋沒讓我遇上呢?

殺豬的當天,一般都是吃下水,而豬肉則保存起來,這是農家人冬天的營養保證。

殺了豬的主人家,把親朋好友都叫來,燈泡擦得鋥亮,男人在廚房忙活,女人招呼客人,這是一年到頭最有面子的時刻。

炒豬肝、溜腸子、煮白肉等等擺上桌,60度的白酒也到位了,男人們喝得興高采烈,滿臉通紅,讓知青給講講大城市的故事,女人們哄著孩子,聊點村裡的家長里短。

雖然還沒過年,但氣氛已經烘托到了,人們都不富裕,但絕不吝嗇,這就是魯頌德對農村生活的一大印象。

當然,最讓魯頌德記憶深刻的,還是包凍餃。

包凍餃子是東北的老習俗。按愛輝縣老鄉的說法:「農民忙了一年,過年就該歇著,誰都不做飯。誰餓了,就去庫房取凍餃,下了就吃。」

東北知青回憶:老鄉包好餃子,要扔到屋外,希望有人偷走

在魯頌德下鄉的生產隊,每家每戶都要包上至少一麻袋餃子,一直吃到第二年春天。

包凍餃和殺豬一樣,在村裡是個大事情。只要有人說要包凍餃,周圍鄰居,親朋好友就會自覺地去幫忙。

魯頌德參加過幾次包凍餃的活動,感覺比除夕夜還熱鬧。白天的時候,主人把面和好,餡料拌好,到了晚上大家只幫忙包餃子。

手藝好的負責包,手藝差的就擀皮,連擀皮都幹不了,那就只能往屋外運餃子。

愛輝縣的冬天,室外溫度能達到零下30、40度,這剛好是老天賜給的大冰箱。運餃子的人,一簸箕一簸箕地往外搬餃子,等餃子凍實了就裝進麻袋。

包凍餃的保留項目是「偷餃子」,運餃子的人報告主人說:「餃子不見了,剛才放外面的少了好幾屜。」

主人一聽,就會諷刺說:「讓狗給偷吃了!」

東北知青回憶:老鄉包好餃子,要扔到屋外,希望有人偷走

說完大家哈哈大笑,知道這是罵偷餃子的人。過一會兒,「偷餃子」的人會自動上門,「大言不慚」地說:「你家餃子可以,我家小子吃了一大碗,金虎他家餃子不行,太咸,老莫家更不行,一煮就散了,沒法吃。」

「偷餃子」的人儼然美食家,偷吃了餃子后,要負責評價各家餃子的優劣。

被偷餃子的人,不會埋怨偷餃子的人,反而會很高興,在老鄉們看來,誰家餃子被偷得多,說明被看得起,人緣好。

這其實不難理解,大家都不願意跟愛急眼的人交往,人們喜歡心胸開闊,開得起玩笑的人。

除夕夜的時候,魯頌德跟幾個知青去生產隊隊長家過年。

走在村道上,沒人放炮,沒有行人,只有一望無際的白雪。村裡瀰漫著一股松木燃燒的香味,年夜飯就要開始了。

東北知青回憶:老鄉包好餃子,要扔到屋外,希望有人偷走

當年沒有計劃生育,生產隊長家人丁興旺,四個閨女三個兒子,老大跟老幺差了12歲,孩子們圍坐在炕桌上,瞪著眼睛等開飯。

平常吃煩了土豆、白菜、蘿蔔,好不容易到過年,終於能吃上肉了,一個個興奮的狀態溢於言表。

孩子們不護食,都樂意跟上海知青分享,豬肉燉粉條、灌血腸、熱餃子,互相給對方碗里夾……

幾十年後,魯頌德再回憶知青往事,總是感慨說:「現在日子過得好了,但是沒年味了。那時人們兜里不富裕,但是心裡很富裕。歷史翻篇了,那種感覺,恐怕不會再有了。」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