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回憶「張三起豬」:狼偷走200斤黑豬,用嘴和尾巴讓豬聽話

  • A+
所屬分類:新奇
摘 要

原標題:知青回憶「張三起豬」:狼偷走200斤黑豬,用嘴和尾巴讓豬聽話野狼,在東北有一個特殊的名字——張三。

原標題:知青回憶「張三起豬」:狼偷走200斤黑豬,用嘴和尾巴讓豬聽話

野狼,在東北有一個特殊的名字——張三。

過去,很多東北孩子不肯睡覺,父母就唱兒歌連哄帶嚇:熊來啦,虎來啦,張三(狼)背著鼓來啦,正在門口看你呢!

狼在東北有很多傳說,其中之一就是「張三起豬」,但對於上海知青麥建華來說,「張三起豬」不是傳說,而是親身經歷的往事。

知青回憶「張三起豬」:狼偷走200斤黑豬,用嘴和尾巴讓豬聽話

1972年冬天野狼拱入知青的豬圈,趕著一頭200斤的大黑豬出了村子,如果不是大家一路追趕,親眼所見,恐怕沒人相信「張三起豬」……

(以下內容由知青回憶整理,文中人物為化名。)

麥建華是上海人,下鄉的地方在黑龍江愛輝縣,雖然他來自南方,但最喜歡東北的冬天,因為冬天能殺年豬,也能返滬過年,但是,出於他意料的是,冬天也是狼在村子出沒的時間。

1972年冬天某日凌晨,麥建華還在炕上酣睡,突然村裡的狗都反常地吠叫了起來,緊接著,知青宿舍隔壁的李嬸子扯著嗓子大喊:「來人啊!『張三起豬』了,知青的豬被起走了!」

聽到李嬸子說豬,麥建華一躍而起:豬是自己養大的,怎麼能讓狼給偷走了!

他叫醒其他知青后,自己搶先一步出了門。

屋裡燒著火炕,溫度跟春天差不多,猛地到了屋外,迎頭被零下三十多度的冷風一激,整個人都完全清醒了。

知青回憶「張三起豬」:狼偷走200斤黑豬,用嘴和尾巴讓豬聽話

展開全文

東北冬日的早晨,太陽將出未出的時刻別有一番情致,但麥建華沒空欣賞風景,他心裡只有張三和豬。

他跑步到知青食堂旁邊的豬圈,發現柞木圍欄被拱開了一個口子,應該是張三乾的。

豬圈的角落裡,幾頭豬擠作一團,它們四條腿不停顫抖,鬃毛炸立,嘴裡嚼著白沫,搖頭晃腦的,顯然是陷入了極度恐慌。

麥建華是知青食堂的司務長,豬都是他養大的,每頭豬的脾氣秉性、個頭大小,他都如數家珍。他大概看了一下,發現最大的那頭200斤的大黑豬不見了。

「從這裡走了!」趕來的知青在遠處喊了一嗓子。

麥建華跑過去,看到雪地上有兩列雜亂的腳印,一列是豬蹄印,一列是狼爪印,向著村外不斷延伸。

當時離殺豬的時間不遠了,麥建華給豬們安排好了順序,有些是過年時加餐要宰的,有的是明年開春食物短缺時候當糧食的。

那頭200斤的大黑豬,正是過年要殺的年豬。麥建華對幾個舍友說:「要是200斤的黑豬找不回來,咱們過年就別想吃肉了。」

知青回憶「張三起豬」:狼偷走200斤黑豬,用嘴和尾巴讓豬聽話

聽到這話,幾個知青群情激奮,罵道:「反了這賊膽包天的張三!咱們去把它收拾了!」

當民兵的知青掂起衝鋒槍,沒有武器的就扛著鐵鍬,呼拉拉一堆人向村外追去。

知青們向村外跑,村裡的狗也追了出來。

看到狗群賣力的奔跑,麥建華心中好笑,突然理解了「狗仗人勢」的意思。

狗鼻子靈,聞見張三進了村,它們先是咋呼地狂吠,等到張三真的靠近了,它們又用近乎哀鳴的聲音引起人的關注,自己倒不敢往前去。

看見人都出來了,它們又開始咋呼,躍躍欲試地跟著打狼。這些狗挺賊,雖然沖在人的前面,但也不敢走遠,一會兒回望人群,一會兒望向遠方,就是不靠近狼。

知青回憶「張三起豬」:狼偷走200斤黑豬,用嘴和尾巴讓豬聽話

知青們為了自己的口福,加快了追擊的速度。

「在那兒呢!」有人眼神好,看見了遠處狼和豬的身影。

麥建華眯眼一瞧,這狼的體型還不小,至少跟大黑豬一個級別。

狼這種動物十分聰明,尤其是東北的狼,它們的毛色居然會隨著季節變化。

春天的時候,野草返青,狼毛適時變色,從遠處看好像泛著微綠的光澤,狼往草叢裡一卧,不細看的話,真的很難發現。

到了夏季,綠草顏色變深,狼身上的黑毛增多,能讓它們在深綠的草叢中隱蔽自己。

知青回憶「張三起豬」:狼偷走200斤黑豬,用嘴和尾巴讓豬聽話

秋冬兩季,草沒了,再加上下雪,狼毛又轉成了灰白色,更能讓它們與環境融為一體。

以前,麥建華聽說過「張三起豬」,但不清楚具體細節。他還很納悶,圈裡的豬少說也有上百斤,怎麼就會乖乖聽狼的擺布,自動跟著去野地呢?

後來有老鄉告訴他,狼有時候會觀察人類放牧,久而久之學會了趕豬的本事。它們趁著人睡覺的時候,悄悄進村,用嘴拱開圈門,看上哪頭豬,就用牙去叼那頭豬的耳朵

狼叼著豬耳朵往圈外拉,豬不想走,向後躲,因為耳朵掛在狼牙上,越躲耳朵越疼,只能不情願地跟著狼走。

走一段,豬又害怕不走了,狼就用尾巴抽豬的屁股,就像人類趕豬一樣,逼著豬繼續前進。

另外,狼還能控制豬前進的方向,它們叼著豬耳朵,用尾巴抽豬的左邊屁股,豬就往右邊拐,用尾巴抽右邊,豬就往左邊拐。

狼使用的趕豬方法,就是所謂的「起豬」,據說是東北野狼的特殊技能。

麥建華一行人離狼和豬越來越近,狼似乎感到了壓力,它咬緊了黑豬的耳朵尾巴使勁地打,希望豬能走快點,同時不斷地回頭張望。

知青回憶「張三起豬」:狼偷走200斤黑豬,用嘴和尾巴讓豬聽話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動物都不肯放棄唾手可得的食物,狼拖著200斤的黑豬,根本沒法逃脫追捕,但大冬天的,哪裡都沒有食物,它也不想放棄可口的豬肉,只能一步三回頭地朝著樹林的方向慢慢走。

村裡的狗群,有了人的支持,似乎想找回點面子,一雪前恥。它們向前急奔,圍住了狼和豬,但誰都不敢上前,只是保持著和狼的距離,不斷地喊叫,希望從氣勢上壓倒狼。

狗不敢跟狼斗,這也不能怪狗無能,俗話說「十條好狗架不住一條獨狼」,眼下這個情況,只能等人出手。

麥建華一行人離狼只有不到百米了,有人建議:「直接開槍放倒狼,別讓它跑了。」

「不行,不能直接開槍。」麥建華否定了這個建議,「狗太多了,咱們的射擊水平,還沒到百發百中的地步,要是打中了老鄉的狗,回去不好說。」

「那怎麼辦?」

「這樣吧,朝著狗群外圍先放一槍,把狗轟開,然後再打張三,保險一點兒。」大夥同意了這個方法。

「啪」一聲槍響過後,狗群嚇得躲開。

知青回憶「張三起豬」:狼偷走200斤黑豬,用嘴和尾巴讓豬聽話

那頭野狼一愣,察覺到了危險,捨棄黑豬,面向知青們齜牙咧嘴,眼露凶光,前肢抓地,作勢要咬。

一個知青又放了一槍,擊中了狼面前的地面,激起一團飛雪,其他知青紛紛舉起武器,狼明白自己不是對手,只能悻悻地轉身,不舍地看了黑豬一眼,然後加速朝林子里跑去。

知青們不打算放過這個張三,不斷開火,只聽見遠處傳來一聲哀嚎,它似乎受傷了。

「不追了,把豬拉回去就行。」麥建華下了命令,他是司務長,全權負責處理豬的問題,大家沒有異議。

眾人走近黑豬,發現它倒在雪地里,模樣十分凄慘,耳朵滲血,口吐白沫,怎麼也站不起來,彷彿意識到剛才經歷了生與死的考驗。

「瞧它這出息!」

「就是,張三叼耳朵它就走,這會兒倒賴著不動了!」

有人回村拉來一架爬犁,知青們合力把黑豬抬了上去,把它送回了豬圈。

黑豬不知道是嚇破了膽,還是在同類面前丟了面子害臊,好幾天不吃不喝。

知青回憶「張三起豬」:狼偷走200斤黑豬,用嘴和尾巴讓豬聽話

有老鄉來一看說:「這豬不成了,趕緊吃吧,要不肉就壞了。」

麥建華覺得有道理,決定提前把黑豬宰了。

就這樣,知青們一邊吃著豬肉,一邊聊著各種關於張三的故事。

麥建華沒有忘了報信的李嬸子,送給她一塊裡脊,又拾掇了一些沒人吃得下水,分給了村裡的狗,畢竟它們也出了力。

後來麥建華回到了上海,再也沒見過狼。

有一次電視上播放關於狼的紀錄片,他情不自禁地喊了一聲:「張三啊。」

「什麼張三李四的,看電視看迷糊了。」妻子端著菜,白了他一眼。

麥建華關了電視,笑呵呵地走向餐桌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