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知青娶了東北姑娘,大學要把他開除,校長:不是老實人

  • A+
所屬分類:新奇
摘 要

原標題:上海知青娶了東北姑娘,大學要把他開除,校長:不是老實人1977年,高考恢復,知青夏海洲考上了大學,為了不辜負愛情,他在入學前跟女朋友結婚了,可沒想到,這個決定幾乎讓他被學校開除,多虧結婚證書上的日期,讓他化險為夷……

原標題:上海知青娶了東北姑娘,大學要把他開除,校長:不是老實人

1977年,高考恢復,知青夏海洲考上了大學,為了不辜負愛情,他在入學前跟女朋友結婚了,可沒想到,這個決定幾乎讓他被學校開除,多虧結婚證書上的日期,讓他化險為夷……

上海知青娶了東北姑娘,大學要把他開除,校長:不是老實人

(以下內容由知青經歷改編,文中人物系化名。)

夏海洲是上海知青,到黑龍江下鄉之前,是復旦大學附屬中學的高中生。

他分配的單位是生產建設兵團,在師部當宣傳員,因為白凈挺拔,加上談吐不凡,夏海洲成了很多少女的心儀對象

大家都以為夏海洲眼光挑剔,心高氣傲,應該不會喜歡當地的姑娘,可實際上,他早就愛上了一名當地知青張秀心。

張秀心由於干農活,身材練得凹凸有致,當年人們都喜歡小家碧玉型的姑娘,不喜歡健美的身材,但夏海洲不一樣,他愛上了張秀心的活力,後來他告訴張秀心:「我一看見你,就覺得渾身有勁,你充滿了生命力,讓我深深迷戀!」

夏海洲和張秀心的戀情基本上是公開的,大家都看在眼裡。

上海知青娶了東北姑娘,大學要把他開除,校長:不是老實人

展開全文

有人在背後說風涼話:「夏海洲條件不錯,以後肯定要回上海,張秀心到時候就後悔吧,她一個粗壯黝黑的姑娘,人家父母能看上嗎!」

「就是,她張秀心有什麼好的,夏海洲返城肯定不帶她。」

1978年3月1日,夏海洲收到了大學入學通知書,他立刻飛奔到張秀心家裡,推門就喊:「通知書到了,我要去上大學了!」

「讀書是好事,應該慶祝!」張秀心朝著廚房喊,「媽,今天吃雞蛋面,海洲還是兩碗!」

夏海洲激動地坐不住,在屋裡來回踱步,一個勁兒地傻笑。

「你來北大荒都十年了,真不容易,可算熬出來了。」張秀心給夏海洲倒了一杯水。

他們互相對視一眼,眼睛里充滿了希望。

張秀心的母親從廚房出來,被寒風吹出無數褶子的臉上,又多了幾道哀愁,她嘆氣說:「我早就說不讓你們處對象,唉!上海來的青年遲早要走,你們有誰真正想在這裡成家立業?看看,考上大學,這下就要走了。」

上海知青娶了東北姑娘,大學要把他開除,校長:不是老實人

張秀心心裡咯噔一下,她知道母親說得沒錯,夏海洲要去哈爾濱讀書了,這一走大概不回來了吧?

知青的悲歡離合,她見得多了,那些返城的知青,轉身就忘了陪伴自己無數日夜的情侶,無數本地的姑娘整日以淚洗面。

想到這裡,張秀心坐到角落,不停掉淚,母親長吁短嘆,把剛才還喜氣洋洋的氣氛擊得粉碎。

夏海洲不知道該說什麼,捏著通知書一言不發。

他心裡跟明鏡一樣,現在面臨著現實的選擇:上大學是自己畢生的追求,不去不可能,但是如果走了,難免傷了秀心,而自己確實愛著她,不希望辜負她。

夏海洲當天沒有吃雞蛋面,他說了一句「我走了」,紅著眼睛出了門。

第二天,3月2日,夏海洲沒有來。張秀心安慰自己,他也許有其他事,也許還在考慮……

她自己琢磨了一天,終於想通了:他要走,我不留,還應該支持,畢竟他千里迢迢來到北大荒,沒理由留下,不能因為我耽誤了前程。

心裡雖然這麼想,但胸口還是如刀剜一般難受,喘氣都費勁。

又過了一天,3月3日,夏海洲來了,他心情激動,就跟又拿到了一張錄取通知書一樣高興。

上海知青娶了東北姑娘,大學要把他開除,校長:不是老實人

一進門,就拉著張秀心和她母親說:「秀心,阿姨,我決定了。大學我去上,但我們倆的事,也定下來,馬上就去登記。」

他望著張秀心說:「我不是無情無義之人,不會說一套做一套,你相信我。」

當年的規矩,如果下鄉知青和當地人結婚,就失去了返城的機會,所以,夏海洲的決定十分罕見,還沒等張秀心說話,她母親先發話了。

「算了吧,你就去上學吧。阿姨說話你別不愛聽,你們知青生在城市,註定要回去,這裡不是你們的家。秀心是農村孩子,一輩子要待在這裡,她不可能跟你到城裡去。」

夏海洲信誓旦旦地說:「阿姨,你相信我,畢業之後,我肯定回來!」

「不可能的。孩子,我雖然沒有什麼文化,但經歷過的事比你多,你們相識一場,好聚好散。我心疼女兒,知道秀心會難過,但她慢慢會好的。」

阿姨,我是真心的!」

「海洲,你是城市的命,秀心是農村的命,你們倆根本沒法在一起。」

聽到這裡,夏海洲突然跪下,指天發誓:「秀心,阿姨,你們就相信我,我夏海洲跟別人不一樣,我絕不是陳世美,我會永遠對秀心好!」

「媽,你還要海洲怎麼樣,他都這樣了還不算真的嗎?」張秀心趕緊扶起了男朋友

「那就3月8號婦女節,你們去登記,我不反對。」

「也好,3月13號開學,趕在開學前,我和秀心把一切都辦妥。」

上海知青娶了東北姑娘,大學要把他開除,校長:不是老實人

到了日子,夏海洲和張秀心到兵團政治處辦了結婚登記,沒有任何儀式,沒有朋友祝賀,只有一片半張信紙大小的證書。

拿著證書,兩人對視一笑,如釋重負,真不容易啊!

結了婚,夏海洲沒有多停留,趕緊啟程去學校,他可不想遲到。就在張秀心盼著丈夫來信的時刻,夏海洲果然來信了,但內容不是表達愛意,而是訴苦:麻煩大了,學校要開除他的學籍!

原來,事情就出在「結婚」上。

3月13日,夏海洲抵達學校,在入學登記表上有一欄「婚姻狀況」,他是個實在人,不會作假,就問工作人員:「我來學校前,剛登記結婚了,該怎麼填?」

「既然登記結婚了,那就寫已婚。」

夏海洲填上已婚兩個字的時候,還挺自豪,認為自己也是有家庭的人了,但他沒想到,正是這兩個字,引出了一場大禍。

大學人事處在整理新生入學檔案時,發現了夏海洲的資料有問題:報考時是未婚,入學時卻成了已婚。

負責登記的人認為,夏海洲弄虛作假,為了考上大學欺騙組織。

上海知青娶了東北姑娘,大學要把他開除,校長:不是老實人

原來,高考恢復時,為了照顧老三屆知青,已婚的也可以報考,只是已婚知青的錄取分數要比未婚者高不少。

於是,學校的人判斷,這個叫夏海洲的學生為了能考上大學,先填未婚,等正式入學了,又改成已婚,屬於弄虛作假。

消息一層層往上傳,校長聽后勃然大怒,說:「這學生不是個老實人,查證情況,嚴肅處理。如果確實弄虛作假,開除學籍,絕不姑息。」

學校方面找夏海洲談話,他們憑藉先入為主的印象,已經認定夏海洲舞弊,冷冷地告訴他,基本上要開除學籍,沒有迴旋餘地。

夏海洲一聽,覺得冤枉,必須據理力爭,就把跟張秀心結婚登記的事情從頭到尾,仔仔細細說了一遍。

聽完他的敘述,學校人員面面相覷,都不太相信,畢竟那個時候,知青因為上學、招工、返城甩掉農村對象的事情太多了,沒有考上大學的知青會主動和農村姑娘結婚的,因為這等於放棄了返城的機會。

「看你說得細節比較詳細,不像是編造的。這樣吧,你讓妻子把結婚證郵寄過來,我們核驗一下,如果確實是在開學前登記的,我們再討論。」

學校工作人員網開一面,夏海洲看到了希望,立刻給張秀心發信,囑咐妻子把結婚證郵寄到學校。

上海知青娶了東北姑娘,大學要把他開除,校長:不是老實人

那片半張信紙大小的結婚證,確實寫著結婚日期是3月8日,證明夏海洲沒有說謊。

看了證據,學校工作人員說:「你是好樣的。我們把情況彙報給校長,由他定奪。」

校長聽說了情況,點點頭說:「不錯,糟糠之妻不下堂,有點文人的骨氣,他不屬於欺騙組織,不用開除學籍。但是……」

校長頓了一頓,接著說:「接到入學通知書後,他已經是大學生了,未經學校批准,擅自結婚,仍然違反了校規,讓他在班上作個檢討,以儆效尤。」

說是做檢討,但是夏海洲哪裡做錯了呢?他要檢討什麼呢?夏海洲只能把整件事又複述了一遍,這樣一來,壞事反而成了好事。

學校剛開學,大家互相不認識,聽夏海洲講自己的事迹,所有人都由衷地佩服他,原因很簡單,都是知青,知道跟農村姑娘結婚的後果,夏海洲為了不拋棄愛人,毅然登記結婚,可見他有擔當,很可靠。

上海知青娶了東北姑娘,大學要把他開除,校長:不是老實人

與此同時,學校里還有個截然相反的例子,一個知青上大學后,甩了農村的對象,沒想到被拋棄的東北姑娘性如烈火,直接到學校大鬧一場,從宿舍吵吵嚷嚷到行政樓,弄得全校皆知。

大家一看,有不負責任,始亂終棄,鬧得天怒人怨的知青,也有敢作敢當,不負期待的真漢子,兩個一對比,都覺得夏海洲是個好人,大家一致選他為學生會幹部。後來他的工作,也因為學生幹部的身份,得到一些照顧。

夏海洲畢業后,因為妻子不是上海戶口,沒法回到上海,他們輾轉多地,最終在杭州落腳,他自始至終沒有辜負妻子,兌現了當年的承諾。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