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以為東北到處有吃的,沒想到頓頓是刷鍋水,吃猴頭菇鬧烏龍

  • A+
所屬分類:新奇
摘 要

原標題:知青以為東北到處有吃的,沒想到頓頓是刷鍋水,吃猴頭菇鬧烏龍1969年,復旦附中因「知青」兩個字陷入了持續的興奮中。

原標題:知青以為東北到處有吃的,沒想到頓頓是刷鍋水,吃猴頭菇鬧烏龍

1969年,復旦附中因「知青」兩個字陷入了持續的興奮中。

初二學生劉華正坐在教室里,仔細聽著從黑龍江來的幹部講述北大荒的生活

知青以為東北到處有吃的,沒想到頓頓是刷鍋水,吃猴頭菇鬧烏龍

「俺們那嘎噠的母雞可好啦,邊走邊下蛋,你們要是去了,隨地都能撿雞蛋!」

有好奇地學生問:「走著下的雞蛋,掉 在地上不會碎嗎?」

「那不會,黑土地是軟的,雞蛋摔不壞!」

學生們交頭接耳,暢聊著頓頓吃雞蛋的生活,他們動了心。

經過宣傳,再加上對美食的嚮往,五十多名學生報名,希望去東北插隊。

1969年11月,知青們從上海北火車站出發,目的地是哈爾濱,劉華正是其中一員。

火車一開動,就有人拿出零食品嘗,大家有樣學樣,整節車廂就像春遊專列,知青們一邊大快朵頤,一邊憧憬著未來的生活,在「棒打狍子瓢舀魚」的北大荒,該有多少美食等著他們啊!

到了知青點,第一頓飯吃的是什麼,劉華正已經記不清了,反正沒有雞蛋,大概率是蘿蔔絲燉湯。在他印象中,知青食堂經常吃的除了饅頭,就是大餷子(玉米粒)稀飯,很少有炒菜,配稀飯的鹹菜特別咸,吃一口舌頭都齁麻了。

知青以為東北到處有吃的,沒想到頓頓是刷鍋水,吃猴頭菇鬧烏龍

展開全文

一開始還有人問:雞蛋呢?會下蛋的雞呢?

慢慢地也沒人問了,大家知道那只是宣傳,不能當真,他們唯一的願望是多吃點綠葉菜。

沒想到這個想法最後也成了奢望,東北的冬季寒冷且漫長,劉華正到知青點的第一年,室外溫度竟然降到了零下50度,這是他從小都沒聽說過的極端氣溫。

漫長且寒冷的冬季,意味著食物的匱乏。為了保證幾乎半年長的冬天有菜吃,東北家家戶戶都有菜窖,裡面儲存著大白菜、土豆和蘿蔔。

所謂的菜窖,就是在房間里挖個坑,比較富裕的人家會用木條給坑包個邊,一般人家就是把菜扔進土坑裡,然後鋪上點東西蓋住。

知青食堂的菜窖就挖在飯堂最中間,坑口蓋著幾塊破爛的木板,地面也不怎麼平,總有人稍不注意就會踏進菜窖。

知青以為東北到處有吃的,沒想到頓頓是刷鍋水,吃猴頭菇鬧烏龍

劉華正記得,有一次食堂燒了一點肉,大家都小心翼翼地品嘗,有個女生端著碗不小心踩進了菜窖,人跌了一跤,碗摔碎了,肉也掉到了地上。

女生哇地一聲哭了出來,不知道是因為沒吃上肉傷心,還是因為日子太苦。

劉華正把自己碗里的肉撥出來一塊,讓給女生,小聲說:「我不愛吃肉,你吃吧。」

雖然大家平時對蘿蔔湯、白菜湯怨聲載道,但一到冬季後半段,連這些都沒了,大家才發現,原來蘿蔔和白菜也那麼可口。

知青食堂菜窖里的菜吃光后,廚師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俗話說「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沒有菜,他們只能用手頭的東西餵飽知青。

知青以為東北到處有吃的,沒想到頓頓是刷鍋水,吃猴頭菇鬧烏龍

劉華正記得,當時天天喝毛蔥湯,所謂的毛蔥,就是像洋蔥一樣的大蒜,而毛蔥湯,就是頭一天沒洗的鍋,廚師用毛筆一樣的刷子沾點油,沿著鍋底刷一下,再用毛蔥熗個鍋,最後倒入一桶水,放一把鹽,鏟子來回在鍋里涮。

毛蔥湯實際上就是刷鍋水,但即便這樣,大家還要爭搶毛蔥。

有個男知青,每次都要求廚師把漂在湯上面的毛蔥皮舀給他。

「李師傅,老樣子,多給我幾片毛蔥皮。」

後面的知青就不樂意了,「憑什麼你多吃毛蔥皮,後面的人還吃什麼?」

「就是,不講道理。」

「太自私!」

大家餓肚子的時候,公社又組織了憶苦思甜報告,本想讓大家靠精神力量戰勝飢餓,沒想到適得其反。因為主講人說過去給地主幹活,頓頓都是窩窩頭和土豆湯,台下的知青心裡不是滋味,我們毛蔥湯都喝不上,你還能喝土豆湯,只能大眼瞪小眼,互相扮鬼臉。

當然,守著北大荒這個天然糧倉,一直餓肚子也不現實,開春化凍之後,氣溫逐漸升高,知青們就能去森林裡找東西吃了。

有一次,劉華正和幾個知青上山砍樹,他視力好,老遠就看見樹上長著一個東西,招呼大家說:「你們看,前面那棵樹上有個像猴子頭一樣的菇子!」

知青以為東北到處有吃的,沒想到頓頓是刷鍋水,吃猴頭菇鬧烏龍

大家走過去一瞧,確實有點像猴子的頭,有人說:「這不會就是傳說中的猴頭菇吧?我之前只在書上看過,說是山珍的代表。」

「山珍海味,都是形容美食的,這個東西肯定好吃!」劉華正一把摘下了比乒乓球略大一些的菇子。

這個時候,一塊上山的老鄉走過來,辨認了一下,確定是猴頭菇,他說:「猴頭菇都是成對兒生長,這附近肯定還有一隻。」

大家立馬分頭去找,一直找到收工都沒找到,不過即便只有一隻,大家也很高興,因為晚上能加餐了。

晚餐后,知青們聚在一起,商量著如何吃猴頭菇,當時沒有煤油爐,要想把生菇子變成熟的,只能用土辦法。

以往的時候,他們想加餐,就在火炕口撥一點沒有燃盡的木炭,然後用不知道誰的精鋼鍋子放在炭上燒煮,之前他們從家帶的香腸,就是用這種辦法烹調的。

只有乒乓球大小的猴頭菇,再怎麼分也不夠大家吃的,經過討論,知青們認為只能燉湯,每人喝一口嘗嘗味就行了。

知青以為東北到處有吃的,沒想到頓頓是刷鍋水,吃猴頭菇鬧烏龍

劉華正負責掌勺,他先把菇子洗凈切片,下鍋后倒滿水,蓋上鍋蓋,手裡握著一把鹽,等水開了再下。

五六個知青們圍在小鍋周圍,端著飯碗拿著勺子,只等水開就舀湯,擠不到鍋跟前的,只能在外圈焦急地等著。

因為鍋不大,木炭烤了一會兒,水就冒出了滋滋的聲音。

「冒汽了!」有人催促說,「放鹽吧,要不就溢出來了!」

劉華正掀開鍋蓋,突然間一股濃烈的臟襪子味道衝出了鍋,瀰漫在整個宿舍中,圍在鍋邊的幾個知青趕緊跑開,一邊乾嘔一邊咳嗽,因為太嗆,有人直接衝出了房子。

「怎麼回事?這是煮了一鍋襪子嗎?」

「天哪!晚上還怎麼睡覺?」

知青以為東北到處有吃的,沒想到頓頓是刷鍋水,吃猴頭菇鬧烏龍

大家捂著鼻子,不斷扇著面前的空氣,等到味道散得差不多了,面面相覷,哈哈大笑。

「原來猴頭菇是襪子的味道啊。」知青們從此記住了猴頭菇的特點。

後來,知青們陸續返鄉,每當聚會,他們回憶過去的生活,烹煮猴頭菇的軼事必被提起,大家說一次樂一次,彷彿這是天底下最好玩的事。

不知道其他人之後有沒有吃過猴頭菇,反正劉華正始終不敢吃,他總是擔心鍋蓋一打開,又有一隻「襪子」飛出來。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