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回憶:在山民家做客,吃了一塊陌生的肉,主人說是老鼠

  • A+
所屬分類:新奇
摘要

原標題:知青回憶:在山民家做客,吃了一塊陌生的肉,主人說是老鼠知青王洪剛下鄉的時候,無意中吃過一次老鼠肉。

原標題:知青回憶:在山民家做客,吃了一塊陌生的肉,主人說是老鼠

知青王洪剛下鄉的時候,無意中吃過一次老鼠肉。

筷子之前,他並不知道碗里的肉是什麼,下了口只覺得香、糯、細膩,吃完問主人家,才知道是老鼠

孫子聽他講了這個故事,給他看網路上特別火的竹鼠養殖視頻,王洪剛認為自己吃的東西,好像不是竹鼠……

知青回憶:在山民家做客,吃了一塊陌生的肉,主人說是老鼠

王洪剛插隊的地方在江西吉水,平日里辛苦勞作,毫無怨言,就希望過年時順利回一趟家。

下鄉的時候,每年過了元旦臨近春節,他就特別想家,只要能回家過年,一定去鎮上買些冬筍帶回上海,讓父母和鄰居們嘗嘗農村的山貨。

1975年冬天,修完水庫后,生產隊批了知青們的假期,王洪剛急不可耐地想回上海過年,但回家不能空手,顯得沒禮貌,他打算像往年一樣,去鎮上買些冬筍。

然而,天不遂人願,集市上的冬筍都小得可憐,而且價格也特別貴。

王洪剛問小販:「今年的筍怎麼都這麼小啊?是不是好的都讓人家挑完了,這些是沒人要的?」

小販打量了一下王洪剛,笑著說:「知青吧?」王洪剛點點頭。

「這些不是挑剩下的,都是新鮮的,只不過今年是竹子的『小年』。」

「竹子的『小年』是什麼意思?」王洪剛問。

「竹子每隔三五年就有一個大小年的輪迴,今年剛好是竹子的小年,所以竹筍又小又少。」

聽了解釋,王洪剛恍然大悟,原來竹子跟太陽黑子一樣,都有一個循環周期,說不定竹子的大小年,還真就是因太陽黑子11年的周期而變化。

知青回憶:在山民家做客,吃了一塊陌生的肉,主人說是老鼠

展開全文

既然遇到了不可抗拒的自然意外,他只能聽天由命,盡量買些大的筍拿回家,可挑來挑去,都是些乾癟瘦削的冬筍,買回去的話,爸爸媽媽還以為自己變吝嗇了,捨不得給家裡花錢。

王洪剛回到生產隊,找到一個年長的老鄉問:「除了集市上,還有什麼地方賣冬筍?」

老鄉思考了一下,猛然想起來一個地方,說:「離我們這裡二十里路,有個叫金城的地方,那裡還有人挖冬筍賣錢。」

王洪剛問清了方向和走法,約了另一個想買筍的上海知青,兩人搭伴進山。

一大早,天剛擦著亮,兩個人就動身上路了。起早趕路,彎彎曲曲的山路上也不見到別的行人,他們也樂得清閑,上上下下走了幾個小時,快到中午了,發現情況不太對,走了這麼久,怎麼一戶人家都沒見到?

老鄉說二十里路,這一上午少說也走了幾十里了,於是他們坐在路旁的石頭上,準備休息一下。

王洪剛從口袋裡摸出一根煙,用火柴點著了,他有些累,不想說話,就聽著林間的鳥鳴,享受安靜。

人在心浮氣躁的時候,感官會變得遲鈍,一旦冷靜下來,就會察覺到環境中的蛛絲馬跡。

王洪剛猛然間聽到風聲裡帶著狗叫,隱約是從前面傳來的,他踩滅煙,對同伴說:「我聽見聲音了,咱們繼續往前走。」

知青回憶:在山民家做客,吃了一塊陌生的肉,主人說是老鼠

走了十幾分鐘,拐過一個下坡,他們看到有幾棵高大如蓋的樟樹,樹蔭里掩蓋著幾間緊挨著的土屋,估計這裡就是老鄉口中的金城了。

他們靠近屋子,一條看門狗突然狂吠起來,比起村裡的土狗,山裡的狗因為見人少,看家護院的本能更強烈,因此對生人戒備心極強。

聽到狗叫,主人從屋裡出來,厲聲喝止:「別叫了!」

看門狗得了命令,搖搖尾巴嗚嗚呀呀地極不高興地走開,退到一邊的地上趴下來,兩眼時不時掃一下王洪剛,虎視眈眈地瞪著他。

「你們找誰?」屋主客氣地問。

「請問這裡是金城嗎?」王洪剛說。

「是的,有什麼事嗎?」

「我們是知青,想買點冬筍。」

主人聽到有生意上門,趕緊邀請兩人進屋,端了兩把竹椅。

「今年冬筍不太多,我家裡只有十幾斤了,你們要多少?」

王洪剛和同伴商量了一下,回答:「我倆各要二十斤。」

知青回憶:在山民家做客,吃了一塊陌生的肉,主人說是老鼠

「我自己挖得不夠。你們等一等,欠缺的我去鄰居那裡湊,給你們拿夠。」說完屋主人就出去了。

王洪剛對同伴說:「初聽金城這地方,我還以為是個小鎮,哪知道只是一個小小的村落而已。」

同伴說:「是啊,據我剛才觀察了,這山坑坑裡一共十幾戶人家,叫金城這個名字,確實容易誤會。」

過了一會兒,屋主人回來了,左右手各掂了一個裝滿冬筍的竹簍,他擦了擦頭上的汗,熱情地說:「這兩個簍子各二十斤,你們還要走幾十里山路,還是吃了飯再走吧!」

想到早飯就沒吃,兩個人確實感到有點餓,就留了下來。

老鄉讓他們稍等,自己進廚房張羅飯菜,過了幾十分鐘,好幾道叫不上名字的農家飯就端了上來,還燙了一壺米酒,正應了陸遊的那句「莫笑農家臘酒渾,豐年留客足雞豚。」

酒、肉、菜和飯擺滿桌子,三個人開懷暢飲,王洪剛夾了一筷子燉肉,覺得味道很不錯,又香又糯,就多吃了幾口。

大家酒酣耳熱,就像老友一樣,兩個知青講點上海的風土人情,屋主說一說山中奇聞,不知不覺兩個小時就過去了。

知青回憶:在山民家做客,吃了一塊陌生的肉,主人說是老鼠

酒足飯飽,王洪剛要付飯錢給屋主,對方卻怎麼也不肯收下,嘴裡還直說:「你們知識青年到這裡吃苦了,能在我家吃頓飯是看得起我,不要錢。」

王洪剛想起來生產隊的老鄉曾說,山裡人生活不富裕,入冬后一天只吃兩頓飯,他和同伴今天吃了屋主人好幾天的口糧,心裡十分過意不去,既然對方不要錢,那就把糧票留下。

他和同伴翻遍口袋,湊了十來斤糧票,遞給屋主人:「老俵,這糧票要是不收,就是看不起我們了。」

主人笑著收下糧票,把兩個知青送到了門口。

王洪剛背著冬筍跨出門檻時,抬頭瞧見屋檐下掛了一串串的小動物,它們都有四隻腳,不知道是什麼物種。

王洪剛指著小動物問:「老俵,那是什麼東西?」

屋主笑呵呵地回答說:「老鼠,你剛才沒有吃出來嗎?」

王洪剛的頭一下蒙了,自己居然吃了老鼠!他擔心自己反胃的樣子讓老鄉瞧出來,就打個哈哈趕緊離開了。

知青回憶:在山民家做客,吃了一塊陌生的肉,主人說是老鼠

等到屋主人回去了,王洪剛趕緊掏嗓子眼,但只是乾嘔,吐不出來。

同伴安慰他:「算了,吃了就吃了,眼不見心不煩。戰爭年代連皮帶都能吃,咱們吃個老鼠也不算事。」

王洪剛長嘆一聲,擺擺手,兩個人就回宿舍了。

幾十年後,王洪剛給孫子講自己的知青生活,說到吃老鼠這一段,孫子讓他看竹鼠,問:「爺爺,你吃的是這種老鼠嗎?這種老鼠味道很鮮美,是專門當食材的。」

王洪剛端詳了很久,緩緩說:「不是,這種竹鼠很圓潤,一看就知道肉多。我吃的那種又干又瘦,就是普通的老鼠。」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