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回憶「210工程」:在山裡挖電纜得怪病,回上海查出原因

  • A+
所屬分類:新奇
摘 要

原標題:知青回憶「210工程」:在山裡挖電纜得怪病,回上海查出原因周恆文是位老知青,身體不好,不能久站,十個字的句子說完都喘氣。

原標題:知青回憶「210工程」:在山裡挖電纜得怪病,回上海查出原因

周恆文是位老知青,身體不好,不能久站,十個字的句子說完都喘氣。

有人問過他,工作也不勞累,為什麼身子骨這麼虛?周恆文自己知道,這是當年插隊時候落下的毛病,他不願意說出來那段經歷,總是用年紀大了搪塞過去。

他清楚,沒有人想害他,只是一系列陰差陽錯,讓他一個七尺男兒,最後變成了病秧子。

知青回憶「210工程」:在山裡挖電纜得怪病,回上海查出原因

周恆文是1969屆的上海初中生,順著上山下鄉的浪潮去了江西,當時他所在的知青點,有大概幾十個人,大家都干農活兒。

周恆文因為是個小夥子,被抽調去了「210工程」,當時知道「210工程」的人並不多,甚至村民們壓根就不知道。

在山上挖電纜,為什麼取名「210工程」?周恆文一直也沒搞清楚,大概帶有點保密的意義。70年代是多事之秋,國家啟動了很多戰備工程,「210工程」就是其中之一,這是一條從北京直通福州的微波電纜,埋設的地點要通過江西的部分山區,剛好穿過周恆文的知青點。

當時的微波技術只用于軍事,屬於保密技術,由部隊派工兵勘查線路並鋪設電纜,縣武裝部則組織一些比較可靠的男知青,為電纜挖溝。

經過簡單的培訓,大家明白了工程的基本情況,電纜溝要順山勢或河道挖,每個坑二米深,30厘米寬。

雖然挖溝給工分,也並不比農活兒困難多少,但當時已經是6月初,天氣十分炎熱,在山裡無遮無蓋的地方挖坑,太陽暴晒之下,即便是年輕力壯的小夥子也受不了。

每天從早挖到晚,沒有武裝部長吹哨子,誰都不準停工。一天中午,周恆文的身體到達了一個臨界點,他感到頭昏目眩,在一米多深的電纜壕中左右搖晃。

知青回憶「210工程」:在山裡挖電纜得怪病,回上海查出原因

展開全文

他不想被人說偷懶,強打精神堅持,眼角餘光瞥見身邊的壕溝斷面上露出的一段樹根,好像是樟樹,他刨開土塊,猛嗅樟樹根散發出的樟腦氣息。

在樟腦味的刺激下,他的精神略微恢復,但這只是權宜之計,時下身體最需要的是休息,而不是樟腦這樣的興奮劑,但周恆文不想請假,只能繼續。

壕溝一寸一寸地往前,推進到了一條河的旁邊。武裝部長喊道:「河裡也要挖出兩米深的壕溝!」

「喊話多容易,挖坑談何容易。怎麼不自己下來試試。」有人發起了牢騷。

周恆文和其他人頭頂烈日,浸泡在齊腰深的河水中,用洋鎬不斷挖掘,身體因為勞動而發熱,又被冷水一激,周恆文的身體垮了。

一回到宿舍,他就開始腹瀉,只能去找衛生員討了點葯,但無濟於事,一晚上來來回回好幾趟,抗菌的,止瀉的,全都吃了,就是不頂用。

第二天,他強打精神去上工,但一整天不停上廁所,這時候周恆文才16歲,年輕要強,滿腦子都是「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想法,害怕別人說他「裝病」「嬌氣」,所以從不張口要休息。

「小周,你臉色不對,要不請假休息吧。」一塊幹活兒的知青勸他。

「不礙事,我能撐住。」

知青回憶「210工程」:在山裡挖電纜得怪病,回上海查出原因

收工后,周恆文到大隊衛生所去開藥,三四種抗菌葯混著吃,仍毫無效果,所有人都能看出來他的虛弱,連走路時小腿都在打顫,但他仍舊咬牙堅持,不想請假。

堅持四天後,周恆文實在扛不住了,收工後晚飯沒吃,臉也沒洗,躺在床上和衣而睡,過了一會兒,他又吐又瀉,發起了高燒,不停說胡話。

同宿舍的人發現情況不對,嚇得趕緊去報告隊幹部。

「小周出事了?怎麼回事?」

生產隊幹部都來了,圍在周恆文床前,見他不省人事,誰都沒辦法,只能讓大隊衛生所的劉醫生說個對策。

醫生是南昌醫學院剛畢業的學生,書本上的知識學得挺多,但行醫經驗不足,最近幾天周恆文一直來討葯,他就預感事情不對,沒想到現在直接昏迷了。

大家都看著他,想讓他拿出個辦法,但他哪裡知道這是怎麼回事,把帶在身上的醫學書翻遍了,也找不出相似的情況。

劉醫生擦了擦頭上的汗,無奈地搖搖頭:「有點懸了。」

情急之下,門外有人喊了一句:「我們找來了『土郎中』老饒,讓他給看看吧!」

老饒在十里八村小有名氣,經常用祖傳的土方子給老鄉們看病,算得上是個民間名醫。

知青回憶「210工程」:在山裡挖電纜得怪病,回上海查出原因

他走進宿舍,手裡抓住一把草,對知青們說:「這叫『辣蓼』,你們揉碎了拌著井水給病人吃。」

「這行嗎?」知青們將信將疑。

大隊書記把周恆文推醒,焦急地問:「你感覺好點沒?讓老饒給你看看。」

他回頭望了老饒一眼,繼續說:「他雖然出身地主,但有我們生產隊的幹部在,他不敢胡來。」那年頭講政治,老饒解放前有幾十畝田,雇了幾個長工,因此身份比較特殊,幹部們政治覺悟比較高,不能不考慮這個影響。

周恆文燒得迷迷糊糊,勉強想起來自己生病了,看著周圍的一大群人,突然一個激靈,變得清醒起來:大家都來了,說明自己病得不輕,不能簡單應付了。

他有氣無力地說:「我不是不相信老饒,但他是個『土郎中』,對付急病恐怕不太擅長,我還是去縣裡的醫院吧……」

剛說完,周恆文就失去了意識。

隊里的幹部們一商量,決定第二天一早就把周恆文送去縣城醫院

當天夜裡,村裡就有個四歲的孩子因為高燒而夭折,當年醫療條件差,每年都有孩子因為各種小問題而夭折,周恆文畢竟是成年人,扛過了那個要命的夜晚。

知青回憶「210工程」:在山裡挖電纜得怪病,回上海查出原因

生產隊離縣城有四十多里路,大部分是曲折蜿蜒的山路,當時生產隊里唯一的交通工具是拖拉機。第二天清早,民兵隊長把周恆文從山坡上的知青宿舍背下來,一路背到大隊部門口的拖拉機上。

村民們給他準備了三床被子,但他仍然不停打寒顫,連續的腹瀉和一夜高燒已使他極度虛弱,連「謝謝大家」四個字都說不出口。

在路邊送行的一個村民嘆氣道:「他這一去,大概回不來了。即便康復,也不會回來了。」

周恆文卻在心裡想:「我會好的,我還會回來的。」

拖拉機開了好幾個小時,終於到了縣城醫院,周恆文運氣好,當天僅剩四瓶葡萄糖鹽水,全部給他了,與此同時,有知青給周恆文家裡寫信,報告他的情況,哥哥一周后趕到江西,把恢復了一些精力的周恆文接回了上海

知青回憶「210工程」:在山裡挖電纜得怪病,回上海查出原因

上海,輾轉好幾家醫院,大夫們也不清楚周恆文到底怎麼了,過了兩個月,終於在華山醫院查出病因——他的腸子里起了個瘤子。

經過手術,周恆文暫時恢復了健康,家人勸他休息一段時間,病好了后看看能不能留在上海,但周恆文倔強地拒絕了,他想起了那個老鄉的話,毅然決然地要求返回江西。

年輕的周恆文頭腦中,只有一句話——「紮根農村改天換地」,然而,因為離開上海過於倉促,他並沒有完全康復,整個下腹部經常隱隱作痛,從此留下了病根。

幾十年過去了,周恆文已成了耄耋老人,年輕時留下的身體創傷,折磨了他半輩子,但他並不後悔,不管別人如何評價知青年代,他知道自己並沒有愧對任何人。

他和無數知青,把汗水、熱情乃至生命灑在了那片貧瘠的土地上,完成了自己的歷史使命。

知青回憶「210工程」:在山裡挖電纜得怪病,回上海查出原因

回望人生,他和很多人失去了在學校里讀書的機會,但在艱苦的生活中得到了另一種磨鍊,意志比任何時候都要更加堅強,共和國的歷史中,永遠有屬於他們的一席之地。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