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丟錢」:家信總被拆開,隊里醫生嫌疑大,調查時人不見了

  • A+
所屬分類:新奇
摘 要

原標題:知青「丟錢」:家信總被拆開,隊里醫生嫌疑大,調查時人不見了知青梁克檢痛恨小偷,尤其是對熟人下手的「家賊」,可偏偏他們的生產隊就出了這麼一個「家賊」,大家懷疑是生產隊的「好醫生」,沒想到展開調查后,醫生卻不見了……

原標題:知青「丟錢」:家信總被拆開,隊里醫生嫌疑大,調查時人不見了

知青梁克檢痛恨小偷,尤其是對熟人下手的「家賊」,可偏偏他們的生產隊就出了這麼一個「家賊」,大家懷疑是生產隊的「好醫生」,沒想到展開調查后,醫生卻不見了……

梁克檢他們大隊有一個合作醫療站,因為這個醫療站緊挨公路,慢慢就成了老鄉和知青們活動的一個中轉站。

知青「丟錢」:家信總被拆開,隊里醫生嫌疑大,調查時人不見了

知青們交了錢參加了合作醫療,除了尋醫問葯去醫療站,路過的時候也喜歡在那裡坐一坐,歇歇腳喝口水。

合作醫療站不大,只有兩個醫生,一個姓歐,浙江人,一個姓陸,江西當地人,因為知青們大多來自上海,所以跟歐醫生走得比較近,跟陸醫生就比較疏遠。

不是知青們對當地人有意見,而是陸醫生從來不說普通話,一直說方言,大家很難聽懂他的話,自然交流就少。

醫生是撫州衛生學校畢業來實習的,實際上不算是醫生,只是跟著歐醫生開開處方,然後在藥房發葯。他自己感覺到跟知青們有嫌隙,就破罐破摔,態度愈發不好,背後總說知青們「上海佬」不好相處。

不過,因為歐醫生跟知青們關係不錯,大家對醫療站還是很信任的。

梁克檢對歐醫生的印象也不錯,有一次他有點低燒,到醫療站看病,歐醫生給他測了體溫,又端來一杯水,緩緩說:「小梁,沒什麼大問題,吃點『安乃近』就好了。」

梁克檢點點頭。

知青「丟錢」:家信總被拆開,隊里醫生嫌疑大,調查時人不見了

展開全文

醫生笑著說:「我多給你開了兩天的量,你就不用再跑了一趟了。」

「謝謝歐醫生。」

「謝什麼,我的分內事。」

醫生除了是大夫,還要兼職郵遞員。他經常要下到各個生產隊巡醫,給行動不便的老鄉們看病,所以郵局郵遞員犯懶,就把報紙、信件放在合作醫療站,讓歐醫生直接帶到各個生產隊,他們自己就省的跑一趟。

時間長了,知青們也常常把寄往家裡的信件帶到醫療站,暫放在歐醫生那裡,好讓郵遞員一塊帶回城裡的郵局寄走。

歐醫師人比較勤快,下鄉比較頻繁,知青們也沾到了光,總能及時收到家信。梁克檢的信比較多,除了父母的來信外,他在廣東某部隊服役的哥哥也隔三差五地寄來書信。

但是不久,梁克檢發現了問題:自己的很多信件被人拆過,家裡寄來的信中夾帶的錢也對不上數,父母在信中說有幾十塊錢,可信封里只有幾塊錢。

一次兩次也就算了,可能是家裡人搞錯了,但七八次就這樣,他懷疑有問題,就找了一個知青們吃飯的機會,說了自己的疑惑:「你們的家信有沒有問題?有沒有被人動過?」

知青「丟錢」:家信總被拆開,隊里醫生嫌疑大,調查時人不見了

「有,好幾次信封口的漿糊居然是濕的,明顯是打開后又粘上的。」

「我還以為只有我的信被人動過呢!」

原來,知青們的信基本上都出現過問題,大家前後思索,發現最有可能動信的就是兩個醫生

「會不會是陸醫生,他看人鼻孔朝天,對我們很有意見。」

「不可能,正是因為他心比天高,看不起我們,才不會動我們的信件。」梁克檢說。

他的說法有道理,大家又開始分析第二個人選。

「不會是歐醫生吧?他人品不錯,樂於助人,怎麼會動我們的信呢?」

「只有他有機會一個人接觸我們的信,不是他是誰?」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大家七嘴八舌議論的時候,梁克檢一錘定音地說:「先別打草驚蛇,我去跟大隊書記反映一下,看怎麼解決這個事。」

知青「丟錢」:家信總被拆開,隊里醫生嫌疑大,調查時人不見了

「還有這種事?」大隊馬書記聽了梁克檢的複述,臉色立馬變了,「這種事往小了說是小偷小摸,往大了說就是犯罪,不能不管。」

他摸了一根煙,緩緩點上火,沉聲說:「你們不用操心,我來查一查。」

如果是歐醫生擅自打開了知青的信件,他肯定是在下鄉巡診的路上動手的,馬書記派人一方面在醫療站蹲點,一方面又讓人在歐醫生下鄉的路上埋伏,暗中觀察有沒有私自拆信的行為。

觀察了好幾次,歐醫生都很規矩,沒有毛手毛腳,就在這段時間裡,知青們的信也都完好無損。

兩個星期後,馬書記找到梁克檢,把找人調查的事說了一遍:「沒有人贓俱獲,沒法確定是歐醫生。」

梁克檢點點頭:「我們懷疑知青里有他的內應,因為自從我們懷疑歐醫生后,信就再也沒有被拆動的痕迹。」

馬書記沉吟了一會兒,說:「不管怎麼樣,這事恐怕要放一放了。」

「怎麼了?」梁克檢問。

「歐醫生離開醫療站了,去哪沒給我說。」馬書記把煙頭踩滅,「畏罪潛逃也好,工作調動也罷,反正人走了。」

知青「丟錢」:家信總被拆開,隊里醫生嫌疑大,調查時人不見了

梁克檢沉默不語,他還在思考各種可能性。

「行了,小梁,別想了。我反映了你們的事情,縣裡的郵局開通了下鄉的工作,以後你們的信件由郵遞員負責,你們就放心吧。」

「謝謝書記。」

幾十年後,當年的知青們都成了老人,聚餐的時候有人提起了這件事,大家還是覺得拆信人應該是歐醫生,至於說誰是那個「內鬼」,恐怕永遠沒人知道了。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