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的反抗:抓小偷反被誣陷,抗爭20年,獲得上海一套房子

  • A+
所屬分類:新奇
摘 要

原標題:知青的反抗:抓小偷反被誣陷,抗爭20年,獲得上海一套房子鄒新民一進市民中心的大廳,直奔辦理住房公積金的櫃檯,他用特有的大嗓門喊道:「我來核實住房公積金繳存的月份!」

原標題:知青的反抗:抓小偷反被誣陷,抗爭20年,獲得上海一套房子

鄒新民一進市民中心的大廳,直奔辦理住房公積金的櫃檯,他用特有的大嗓門喊道:「我來核實住房公積金繳存的月份!」

「請您先抽號。」新來的辦事員一臉厭惡。

「我抽什麼號,你們這裡的人都認識我。」鄒新民從褲兜里掏出煙盒,準備給自己點上。

「老鄒!」王副科長從裡面的辦公室出來,「我一下就聽出你的聲音了。」

「王科長,這次還得麻煩你。」鄒新民吐了個煙圈。

「我們這裡不準吸煙。」王副科長說。

「行行行。」鄒新民掐滅煙頭,把剩餘部分塞回了煙盒,「我來查一下欠的公積金補繳了沒有。」

查完信息,鄒新民心滿意足地走了。辦事員不滿地說:「這人素質真差,也不抽號,說話跟吵架一樣,拽上天了。」

王副科長口氣:「你剛來,不知道情況。這個老鄒啊,也算是個傳奇了。」

知青的反抗:抓小偷反被誣陷,抗爭20年,獲得上海一套房子

鄒新民是68屆的初中生,還沒畢業就回家待業。

年輕人無所事事,在家裡過得很不舒心,經常跟母親吵架。有一次,母親父親的對話讓他聽見了。

「我們廠又有兩個人的子女去東北插隊了,我怕他也要去。」

父親說:「你別告訴他就行了。」

「這不是擔心么。」

鄒新民有股倔勁兒:你們越不讓我去,我偏要去!

他找到街道辦,要求去黑龍江下鄉插隊。1969年夏天,他如願到了黑龍江的農場,幹了幾年,看著其他人招工、參軍、上學都走了,生產隊只剩一少半知青還在堅守,他終於明白了母親的良苦用心。

展開全文

鄒新民知道,自己的性格倔強,不好相處,說好聽點叫有原則,寧折不彎,說難聽點就是死板,不會維人,不會來事兒。

這樣的人,走到哪裡不說吃虧,至少佔不到便宜,所以他老老實實在北大荒的農場幹了將近10年的農活兒。

1978年借著大返城的浪潮,回到了上海,頂替母親進了一家國營工廠。鄒新民依舊沒有吸取教訓,為了飯盒能不能放在暖氣片上加熱的問題,跟車間主任吵架,最後被調離,去了同一個系統的水管廠工作

在水管廠,鄒新民收斂了不少,知道自己不會和人相處,就主動要求值夜班。

值夜班很辛苦,常年黑白顛倒,身體和精神容易出問題,大家都不願意干,鄒新民接手了這個累活兒,有個大姐感激他的奉獻,還給他介紹了一個對象

知青的反抗:抓小偷反被誣陷,抗爭20年,獲得上海一套房子

鄒新民老大不小了,急切地想解決終身大事,對女朋友特別好。

「你真好看,跟個特務一樣。」鄒新民誇道。

朋友害羞地咯咯直笑,嗔罵:「真不要臉!」

當時的審美流行「素」,女革命者沒有突出的女性特徵,反而是女特務之類的反面角色,為了顯示其放浪和妖艷,總是打扮地凹凸有致。

鄒新民雖然性格倔強,但也有幽默的一面,女孩子喜歡跟風趣的人相處,兩個人很快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

然而,他的命運卻在此時拐了一個大彎。

1982年夏天,鄒新民晚上值班的時候,聽到倉庫附近有動靜,他過去查看,發現有兩個人正從倉庫里往一輛偏斗摩托上搬東西,明顯是還沒有加工的銅錠。

工廠里值錢的東西不多,銅錠就是其中之一,很容易成為小偷覬覦的對象。

「偷東西的!」鄒新民心裡一驚。

他不敢聲張,趕緊回辦公室向分局打電話報警。當時工廠保衛工作的級別很高,警察很快就來到廠里,將小偷當場抓獲。

保住了廠里的財產,鄒新民憧憬著領導的表揚,但一個老職工卻私下警告他:「你惹事了。你報警抓住的小偷是副廠長的兒子,他為了撈齣兒子,肯定要拿你開刀,注意點!」

「我只是報個警,不會有什麼吧?」鄒新民很茫然。

知青的反抗:抓小偷反被誣陷,抗爭20年,獲得上海一套房子

事情正如老職工所料,為了撈齣兒子,副廠長指示廠保衛科去公安局說明情況:「報警的那個叫鄒新民的職工,精神不太正常,無民事行為能力,他報的是假警。」

「人贓俱獲,這裡面有什麼問題?」民警並不買賬。

「你們抓住的人,其實是在上夜班,他們運貨呢,只是沒有提前通知其他人。那個鄒新民,精神分裂。」保衛科的人甚至拿出了廠衛生保健站的證明,上面白紙黑字寫著鄒新民患有精神分裂。

當時那個年代,工廠內的保衛科跟所屬片區的公安系統大多相識,且擁有一定的權力。工廠內部的衛生保健站也有一定權威,有時候可以取代三甲開各種證明。

在這種情況下,副廠長的兒子獲得釋放,而廠保衛科根據保健站的證明,開了一張拘留單,竟然將鄒新民送進了精神病院。

「他們冤枉我!」鄒新民整日叫屈。

「進來的沒有不冤枉的。」醫生把鄒新民當成了拒不配合的典型,加大了治療力度。

經過幾個月的折騰,鄒新民不再反抗,一是身心俱疲,沒有精力再鬧,二是想通了,活著出去的唯一辦法,就是配合。

住了五個月,鄒新民出院了,他面對的不是風暴過後的平靜,而是接二連三的打擊。

首先,單位要分房子,他本來能分到一套一居室,雖然不大,但結婚是夠用了,可副廠長從中作梗,他被剝奪了資格。

知青的反抗:抓小偷反被誣陷,抗爭20年,獲得上海一套房子

在被抓進精神病院前,他本來要跟女朋友完婚,可當時結婚需要單位開證明,因為這檔子事,證明也不給開。

朋友鬧分手,鄒新民不願意:「連你也不信我?我是被冤枉的。」

「冤不冤枉不重要,關鍵是我家肯定不同意我嫁給一個精神病。」女朋友冷冷地說,「我也不希望將來孩子有問題……」

聽到這裡,鄒新民寒了心,女朋友壓根就不相信自己,與其苦苦哀求,倒不如一刀兩斷來的痛快。

也許是在醫院的那段日子獲得了充足的思考時間,鄒新民此時很冷靜,跟女朋友分手后,他沒有走極端,也沒有找副廠長報復,依然回到單位上班,不管被如何刁難,就是不走人,讓掃廁所,立刻拿笤帚,讓看大門,不說不字。

與此同時,他不斷向有關部門申訴,反映問題,他對辦事的人說:「你們也別嫌煩,只要我不死,就一定討回公道。」

其後的20多年間,鄒新民成了別人眼中的怪人,按時上下班,除了抽煙喝酒,不沾娛樂,也不結婚,一個人獨來獨往。

有人說他是服軟了,也有人說他這是憋著勁呢,總之,鄒新民依舊我行我素。

知青的反抗:抓小偷反被誣陷,抗爭20年,獲得上海一套房子

2002年母親去世,鄒新民再無牽挂,隔年就把單位告上法庭。在案件審理中,法院委託司法鑒定部門對鄒新民的精神狀態和民事行為能力進行了鑒定,結果顯示他沒有問題,是正常人。

2004年,法院又委託司法部鑒定部門,再次對鄒新民進行鑒定,結果顯示,難以認定鄒新民患精神分裂,且在本案中具有民事行為能力。

鄒新民打贏了官司。這樁勝訴,他等了20年,一張輕輕的判決書,幫他洗刷了冤屈,獲得了清白之身。

法院判決,單位將鄒新民應分到的房子,以貨幣的形式補償給鄒新民,最終,他得到30萬補償款。

然而,此時波折再起,這筆錢一直被扣著,因為鄒新民在多年的反映問題的過程中,辱罵過一個負責人,說此人跟原來的副廠長蛇鼠一窩。

這位負責人記仇:「你不是罵我們蛇鼠一窩嗎?好,我就一窩給你看,錢就別想要了!」

鄒新民再次陷入困境,不過,他這次沒有等多久,兩年後,這位負責人被有關部門逮捕,成了階下囚,他當年下達的命令自然灰飛煙滅。

知青的反抗:抓小偷反被誣陷,抗爭20年,獲得上海一套房子

不過,當年30萬能夠買到的房子,此時早已漲到了50萬,鄒新民找到法院理論:「當年你們扣下的錢,本來可以買一套房子,耽擱了兩年,現在買不下一套了,這錢得你們補。」

法院也很為難:「我們哪有錢給你補啊?」

「那不行,我還得反映問題。」

鄒新民再次去找有關部門反映情況,兜兜轉轉又過了四年,當年一同在東北插過隊的知青升為主要領導,聽說了鄒新民的情況,立刻發話:「這個同志被冤枉20多年,一輩子都快毀了,他的問題一定要從快解決。」

得了命令,有關部門從中協調,可此時房價已經漲到了80萬。最後,相關主體達成共識,全都擔一部分責任:因為水管廠沒了,由上級主管單位補25萬,法院所在地的政府補25萬,加上原本賠償的30萬,湊成80萬給鄒新民買一套房。

拿到了新房鑰匙,有人勸鄒新民:「差不多行了,別鬧了。」

鄒新民哈哈大笑:「差不多?還沒完呢!」

他因為住房公積金的問題,鬧到了管理辦公室:「我是水管廠正式職工,為什麼沒有公積金?」

當時還是科員的小王接待了鄒新民,調取檔案后發現,水管廠確實將鄒新民的賬戶轉到了無人管的封存辦,因此少交了很多年。

小王安慰說:「您別著急,我們已經把你的賬戶啟封,查明確實在你工作期間,有60個月未繳,已經聯繫了原單位主管部門,正在協調解決。」

「那不行,我是國企正式工,少交了那麼多,必須要加倍補償。」鄒新民不依不饒。

小王苦笑:「老鄒啊,這天下不是你一個人吃了虧,冤假錯案多了去了,還有多少沒有翻案,你運氣已經夠好了,知足常樂。」

鄒新民冷笑:「這事沒發生在你們身上,自然能說漂亮話,咱倆換換位置,你不一定有我這麼冷靜。」

知青的反抗:抓小偷反被誣陷,抗爭20年,獲得上海一套房子

小王不再回話,鄒新民也離開了,其後幾年,他沒事就去管理中心查賬戶,害怕從中有人搗鬼。好在小王比較負責,也從科員升為了副科長,鄒新民的問題最終妥善解決。

縱觀鄒新民的一生,他因為性格的執拗,明裡暗裡吃了不少虧,但也正是這股不妥協,不放棄的勁頭,讓他獲得了應有的待遇。

有人認為鄒新民一輩子都在跟人斗,最後鬧成了孤家寡人,實在不值得,不如逆來順受,起碼能過上安穩日子,但也有人說,在鴿子籠里渾渾噩噩,波瀾不驚地活著,還不如鄒新民怒髮衝冠的反抗,至少他的生命有自己的特色,不雷同,不平庸。

反正不管別人怎麼看,鄒新民自己倒是看開了,往事已成歷史,未來大有可為,他沒事就出去旅遊,結識一些新朋友,過得有滋有味。

(本文由真實事件改編,人物為化名,圖片來自網路。)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